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1章 生变(1/4)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殿内鸦雀无声,只有冯昭仪母女二人的哭声——先皇后去了十几年,众人皆以为是病故——今年的陈情可真是太有看头了。

说实话,要让殿里众人相信无权无势的冯昭仪杀害皇后,残害太子,谋杀上神,众人自然是难以置信,若换成飞扬跋扈的成贵妃还有几分可信度。不过众人心知肚明的是,冯昭仪能从一个宫女爬到如今的位置,心机与手段自然不容小觑,应该要比家世显赫、母族得力的皇后娘娘与成贵妃厉害不少。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又有最毒妇人心这一句,众人理智上不去相信,但情感上已经开始认同了。

场间又有几个理智能控制住情绪的呢?

四周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不过在事件漩涡中心的人们却很少能听得进去。冯昭仪也不哭了,伏在地上喃喃自语。钟离寒霁回过头去,扶着她的胳膊低声安慰着。

扶渊递了纸笺就坐了回去,他想,自己的心爱之人,再加上自己的继承人,再加上一个自己,怎么着也要比一个冯昭仪在天帝心中要重得多,一会儿再让周同尘呈上罪状,就算有人因为什么真的想保下冯昭仪,也是无力回天了。

果然,还不等周同尘将铁证呈上,天帝就喘匀了那口气,怒道:“事已至此,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陛下!陛下!我也是……”看似软弱无力的冯昭仪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满身珠翠摇曳,“明明是不会出人命的啊……”冯昭仪抢前几步,凄然跪下,含泪道:“陛下!当年……当年她是自作孽不可活!难道陛下就不想知道先太子是怎么死的吗?!”

“荒唐!此事岂容你置喙?!”习洛书再次拍案而起,冯氏残害他的亲生妹妹,又在这里污蔑他妹妹的名声!一向谦和有礼的习洛书,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杀意了。

扶渊与钟离宴听了,亦是愕然。

“什、什么?!你说宽之……”成贵妃本以为自己只是看客,此时提到了自己早夭的长子,亦是泫然欲泣。

“子泱,让她说。”天帝沉声道。

“陛下……”习洛书不可置信的看了天帝一眼,有些惘然,却也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好脾气地坐下了,听冯氏继续说下去。

天帝这么多年来,最介怀的,就是昭明皇后英年早逝以及先太子的早夭。他一生所爱唯昭明皇后一人,而皇后娘娘去的早,后宫里又尽是勾心斗角之徒,成贵妃惯爱胡搅蛮缠,玲妃又甚是高冷,只有冯昭仪是既温和又懂得照顾人的。而今却有人告诉他,自己的发妻,竟然死于这个十几年来日夜相陪的女人手里!

此情此景,甚是荒谬。

天帝忽然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胸闷头痛,明明方才饮了不少酒,却还是觉得口干舌燥。

今天这些宫围辛秘全部搬到台面上来,众看客自然是事不干己的兴奋,扶渊甚至都能感觉到背后的不怀好意,即使他们面色悲戚,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你我尔虞我诈,生离死别,博来的不过是这些人幸灾乐祸虚情假意的唏嘘感慨罢了。

“陛、陛下……”冯昭仪明显被习洛书吓破了胆,讷讷不敢言。

“说!”天帝怒道。

“十、十五年前……那时嫔妾刚怀上寒儿不久……”冯氏哆哆嗦嗦的开了口。讲起了她原本想烂进肚子带进棺材里的往事。

彼时她还不是一宫主位,只是因为天帝醉酒宠幸,意外怀了孕,天帝便给她封了一个位分,她知道,天帝封她时只有悔不当初,眼里没有她曾经热切期盼的东西。

但那又怎么样呢?事已至此,她总得为肚子里的孩子考虑。

皇后娘娘心善,为了让她安心,自作主张给她晋了位分,并许诺若能平安生产,便许她昭仪之位,另有一座宫殿供她居住。

其实这些对她来说都不重要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