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0章 独幽幽侯爷砍侯爷(1/4)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关内侯七杀。

扶渊端正地行了晚辈礼,他二人都是上神,人家比自己多一个爵位,又多出一本赫赫战功,他对这位前辈,敬仰有之,好奇亦有之。

七杀是除了扶渊之外最年轻的上神了,可以说是天赋异禀。而七杀,原本指的是一颗凶恶残暴,不吉利,却又孤零零的星星,又是什么样的人会以此为名呢?

“你,过来,我有事,求上神指教。”七杀上神说话很是生硬,也很奇怪。

磕巴?没听说呀。

“我?”扶渊指了指自己,见了七杀点头之后,便道:“指教不敢,不知侯爷……”

“过来。”七杀又道。

“喔。”扶渊觉得有些奇怪,和成松打了声招呼,就跟着七杀走了。

可能行伍之人都是这般,不喜欢什么弯弯绕绕的。

七杀转身向章华馆的反方向走去,路上扶渊按捺不住好奇,问了一声,七杀却只说了一句“过来”。扶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却也只得按捺住性子,跟着他往前走。扶渊跟着七杀向宫殿深处走去,越走越偏,渐渐的连灯都没有了,扶渊觉得,这种地方他带个宫女过来还解释得通,两个大老爷们儿在这儿黑灯瞎火的算个什么事儿。

直到一处月黑风高,阴风鬼影,带姑娘来都不合适的地方,七杀才道:“到了。”

“不——”“知”字还未出口,七杀便突然转身,弯刀映月,斩开夜色!

“寂历!”扶渊喊了一声,才想起自己根本就没有御前带刀的资格,刀押在宫门处了!

扶渊躲闪不及,眼看着就要被关内侯的弯刀劈成两半。我去他大爷的,大过节的交代在这了?!

千钧一发之际,他眼前忽有黑影闪过,然后就是刀锋破开血肉的声音,再然后,他面前一派月色清明,花影摇曳。

扶渊与救他的人藏在离七杀不远处的复道里,这些宫殿似乎已经废弃多年,复道里堆满了杂物,两个七尺男儿藏进去,也要前胸贴后背,才能不被发现。

“你,布结界。”扶渊身后的男人抓着他的手腕,摁在了眼前的结界上。七杀是上神,只有扶渊这个相同等级的人布下的结界对他才有效。

男人喘息的声音很大,胸膛剧烈起伏着。

“侯爷,你受伤了。”扶渊道,声音依然冷静。救他的不是别人,正是遮月侯云垂野!

“不碍事,……扶渊,你看着,”七杀在他们面前走过,因为结界的缘故,没有看到他们,“七杀后面……脖子,有一根针,看到了吗?他是被蛊虫暂时控制了,把那根针拔出来,就行了。”

“如果,不拔出来呢?”扶渊忍不住皱眉。近七杀的身,还真是高难度动作。

“那蛊虫会在他身体里产卵,到时候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连下蛊的人也不能控制,至死方休。”云垂野下巴搭在他肩上,手紧紧扣住他的腰——他伤得太重了,外伤倒还好,要命的是被煞气震出的内伤。扶渊虽不喜与人有什么肢体接触,但情况特殊,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在意这些。

“哦,那得快点。”扶渊探头,注意着七杀的动向,“我先给你治伤。”

“我说了不碍事——”

“挨了他一刀,轻的残废,重则身死。”扶渊把手抬起来,递到云垂野面前,把纯净的真血逼出来,“吃了。”

“……我不吃人。”云垂野有气无力,话里话外都是嫌弃。

啧。扶渊抬着胳膊,艰难的把它送到云垂野背后的伤口上,把自己的血抹上去。他发现七杀的行动很规律,只是在一小片范围内兜着圈子,“这样吧,侯爷若是信得过我,一会儿趁他转身的时候,你窜到前面吸引他的注意力,我去拔。”若是扶渊慢了一步,云垂野就会变成七杀的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