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章 庄镇晓(1/5)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百年一度的折桂宴,歌舞升平。

扶渊和钟离宴还未玩得尽兴,就被别千端叫回去换礼服赴宴。扶渊还好,比他更恋恋不舍的是无情宗的师姐师妹们;而钟离宴一直端着他那副太子殿下高贵冷艳的架子,故而难以像扶渊那般痛快。

初一十五在林子里玩了一天,傍晚时才想起来要回去找扶渊。两只还不及他手长的小鸟停在他肩上,一边一个,叽喳个不停——一个白头蓝腹黑翅,一个黄中带绿——令扶渊一万个没想到的是,他二位真的是鹦鹉。

扶渊颇为满意的摸了摸十五温热的羽毛,道:“你俩一会儿化作人形,和散修坐一起,吃顿好的。”

“啊?要很多钱的吧?”十五抖抖羽毛。

“没关系,公款吃喝。”扶渊得意道,“快去吧。”

这两只小鸟,好像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过惯了,刚在连远殿住下的时候,竟然说每天给他们一把小米就够了,他们化作原型吃饭,可以省不少米。即使扶渊多次表示连远殿不差这些米,但这二人依然如苦行僧般坚定,生怕多花了一分钱。

换了衣服,二人便去主殿,临下山时,扶渊看到殿前有一个白色的身影:昂藏七尺,鹤骨松姿;玉面墨发,白衣翩跹;长眉入鬓,凤眼斜飞;鼻若刀削,唇薄有型;出尘修雅,气质卓然;寒梅与之同芳,皎月与之共色,青山与之同峣峣。

端的是风华无双。

“阿宴,看!神仙。”扶渊扯住钟离宴袖子,往山下一指。许是被这人气质所感,扶渊下意识的放低了声音,怕惊了仙人。

“你不就是神仙么?”钟离宴不知道他在发什么神经。

“这回是真神仙。”扶渊凝视着那人,“写到水穷天杪,定非尘土间人。看这院服,是天时院的?”

“是庄镇晓,刚才上来了,你没瞧见?”钟离宴扯着袖子,想把扶渊扯走。

“没……”扶渊满脸的懊悔。

扶渊心里一万个后悔,心道无情宗佳丽三千也不如庄镇晓这一个真绝色,那白玉兰,配他也是绝妙。

不过好在来日方长。

扶渊眯了眯眼,似乎是想把眼前美景敛入双眸,看得钟离宴不耐烦了,二人才双双下山。

好巧不巧的是,刚感慨完来日方长,机会就来了。扶渊二人进殿时,正好和给天时院外门弟子安排座位的庄镇晓打了一个照面儿。

“呀!这位师兄我似乎见过的,好生面善!”扶渊惊喜道。

钟离宴不由得佩服扶渊的演技,配合道:“这位便是天时院大弟子,庄镇晓庄师兄;庄师兄,这位便是连远殿的扶渊上神。”

“参见扶渊上神、太子殿下。”庄镇晓施礼。

“见过庄师兄。”二人还礼。他二人的老师皆出自天时院,叫庄镇晓一声师兄也是应当的。

钟离宴原本和庄镇晓认识的,此时再见面两人少不得要寒暄几句,这就给扶渊近距离观察庄镇晓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远看看气质,近看看细节。偷偷睨人未免太过猥琐,扶渊看就看得光明正大,理直气壮,毫不掩饰:

脸庞棱角分明,给人以刚毅冷峻之感;一双眉眼也带着凌厉凛冽的寒气,剑眉如漆,双眸如墨,一双少见的瑞凤眼黑白分明,熠熠生辉,眼角挑起一个优雅的弧度,似乎是本不该出现在这张脸上的精致;无可挑剔的鼻梁,略缺血色轻抿的薄唇——怪不得是公子榜榜首了,果真是个美人!扶渊看的眼睛都直了,心想这庄镇晓不单是个美人,还是个冷美人,高岭之花一般的存在。

他忽然有些明白了,舅舅习洛书美则美矣,却是一个平易近人的脾气,在他那里得几分颜色简单得很;而庄镇晓就不一样了,搞定他可以让人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