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6章 折桂(1/4)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祈知守鲜少见到自家大师兄如此激动,结合来人身份,也猜出了个七七八八:“可是因为周师姐?”

“唔,”庄镇晓含混不清的应了一声,“认真抄书,这些事我们能摆平,你不用担心。我晚些再来。”

祈知守起身送他,看着他急匆匆出离的背影,祈知守说不担心是假的。

庄镇晓进了以往他师尊见客会友的书房,看到周同尘站在灯下,急得来回踱步。为了不引人注目,他穿的是无名宗的校服,不旧,却已经有些短了。

“同尘,文山君怎么说?”庄镇晓敲敲门框,走了进来。他足下生风,仍旧四平八稳,与周同尘一脸菜色的模样完全不同——也就只有祈知守能看出他的火烧眉毛来,“还是令尊令堂……”

“庄师兄,”周同尘揖手,庄镇晓还礼,“那个……实在是对不住,我不敢去问我爷爷,他老人家至今还没有什么明确的态度。至于家父家母……还是老样子,不过你先别着急,总会有办法的。”周同尘想安慰人,脸色却比庄镇晓还难看。

“嗯。”庄镇晓看似不在意,沉稳道,“可是又出了什么事情?……师妹她如何了?”

“姐姐很好,”周同尘从袖里掏出一封信,双手递给庄镇晓:“这是姐姐给师兄的回信。今天云都那边又来信了……我看他们是要逼婚!”周同尘神色狠戾,广袖之下的手捏成玉色,微微战栗。

“到底出了何事?”庄镇晓目光一沉,丰神俊朗的面庞略显阴鸷,“别急,你慢慢说。”

周同尘入仕以来,从官二代到四品朝臣,大小急事遇到的没有一千也超八百,庄镇晓这么一说,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端起案上的凉茶一饮而尽,上下起伏的胸膛才逐渐趋于平和。

原来,那日钟离宴同扶渊说的遮月侯向周家大小姐提亲一事,还有后续。扶渊那日借着周和光的名头去见周同尘,被周同尘给赶出来这件事,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到了遥远的云都时不知道又被加油添醋传成了什么样子,只是听说小侯爷听到此事后大怒,摔了连天帝都嫌贵的银瓷盏,当即就请了媒人,三媒六聘,十里红妆向周家提亲。

周家开始对遮月侯也是很有好感,毕竟那百匹云锦说送就送的豪笔,可不是什么毛头小子都能做到的。但这次的下聘,可就是十分唐突了。周和光的身份自然不比他遮月侯,可这侯位也不比仙君的君位。亲孙女终身大事,又岂容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子冒冒失失?

文山君立刻就否决了,把那十里红妆一个字没少的退了回去,还多送了两箱奇珍异宝,说是多谢侯爷对自家孙女的厚爱。遮月侯收了东西,也惭愧自己心急,又送了周家女眷一些养颜的丹药做回礼,不再谈什么男婚女嫁,只说愿意重修旧好,一副徐徐图之的架势。

谁知遮月侯这人,啧,用周同尘的话说,两面三刀,寡廉鲜耻,当面一台背后一套。遮月侯虽不至于巧言令色,但当时一番言辞也说的诚恳,至少文山君和世子都觉得当时把聘礼退回去有些失礼了;结果呢?遮月侯暗中使计,吞并了好几家周氏在云都的钱庄,周氏旗下的药商也被逼得无路可走,无奈之下退出了遮月侯的地盘。

云都的特产,一是流光溢彩千金难求的云锦,二是灵力充沛的药材。云锦华贵,即使是王公大臣也难求一匹,虽然是稀罕的物件,却不是人人都需要用到的;这药材可就不一样了,治病救人的东西,岂容马虎?遮月侯断了周家药商在云都的门路,就等于是断了周家每月数万财帛,也断了周家在医药方面的不少门路。

二爷用药,有的是从太医院拿的,有的直接从家里的铺子里拿,而太医院的药材,多数也是从周家手里买的,遮月侯这么一来,二爷拿药再也不似往常那样方便,心里早把他骂了千遍万遍。

周家本着和气生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