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2章 除夕(1/5)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庄镇晓是在收拾师尊与祈知守的遗物时,才发现师尊是早存了死志。

甚至在留给他们的东西里,都自己理了清楚,只等着他们发现。

是什么时候的事呢?

庄镇晓鼻头一酸——这么长时间了,他们竟都没瞧出来。

师尊留下的东西里,有些是早早备好的,似乎是早就料到了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死且不避。

他垂下眼,翻着那些或留给他的、留给曲归林、留给祈知守的东西,斯人已逝,甚至于收这份遗物的人也不在了。

他满怀悲伤。

刚发现这些东西的时候,正巧曲归林抬着个不大的木箱进来了。

曲归林人才从西园出来不久,不过是被关了两天,外面就大变了天,可伤心之余,还有一堆事都在等着他。他整日忙里忙外,打理天时院,以为忙起来心里就会好受一些。

他进来时,面上虽干净,可孝服上却沾了泪。

也是,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呢?

“是知守的东西?”庄镇晓抬头。

“是。”面对他时,曲归林的话并不多,似乎话都在外面迎来送往时说光了。

“师叔如今怎么样?”庄镇晓又问,眉目间有了担忧的神色。

“夜里又呕了血,”曲归林把箱子放好,目光也落于其上,“听郎中说,现在好些了,能进些粥米汤药,也能小睡一会儿。”

“嗯。”庄镇晓不知该说些什么,便只好道,“归林,你来看看这个。”

“师尊的东西?”曲归林忙揉揉眼睛,过来了。

“是师尊留给咱们的。”庄镇晓轻声道。

曲归林忙接过来看,不待他看清,眼泪就涌出来了,他急于看清师尊给他们留下了什么,胡乱地抹了抹脸,也顾不上什么仪态。

朴素的信封,庄镇晓还没来得及拆开。

“你拆罢。”语调是难得的柔和。

曲归林这才擦了擦手,用师尊桌案上的书刀,慢慢将信封间的封蜡挑开。

信封很厚,打开却发现只有三张纸。是以往师尊很少用的泥金绢纸,用这样贵重的纸,足见庄重。

然而,却只有一行字:

“日月昭昭,不可求思;前路遥遥,不可休思;山水迢迢,不可不方思。”

其下端正两个字:平章。

曲归林翻开下一张纸:之恒。

他顿了顿,又看最后一张:群玉。

不过是对他们师兄弟三个最后的期望与祝愿罢了。

“再找找,有没有给我大舅的。”曲归林把纸笺又装了回去。

“应该有。”庄镇晓把箱子里的杂物一件件拿出来,他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

师尊这样的人,大概不会给师叔留什么念想的。

箱子翻到最后,果然没有给百里恢弘的东西,他们却顾不得了,因为压箱底的小锦盒,其上赫然写着:“遮月侯云垂野敬启”。

二人看了,面面相觑。

“我知道这东西,”庄镇晓声音有些颤,“是当时师尊让我去江城,用院长的印做担保取来的。”

还是那个盒子,师尊他连锦盒都来不及换。

“这是什么东西?”曲归林不解,在他的印象里,师尊和这个甫一承爵就出来搅风搅雨的小侯爷并无干系。

“……我也说不清,师尊当时说,是咱们欠下的。”庄镇晓淡淡道,“东西都收拾的差不多了,等到日子太平,我亲自给他送去。”

曦月殿。

宫中自然也不太平,钟离宴挂念扶渊,却苦于这催命一般的军情而不得出宫探望,只得拜托皇叔与钟离宁两个轮番去连远殿照看,好在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