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1章 腊月廿八(1/5)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正经人正经惯了,哪里听得出云垂野的弦外之音,倒是泓郎,一听这话脸就红了。

他们这才琢磨过味儿来,不尴不尬地赔笑了两句,就去方才泓郎蹲着的地方蹲着去了。

“走罢。”云垂野拉着泓郎。

“侯爷。”少年人轻轻叫了他一句,便不说话了,云垂野看他这般光景,似乎下一刻就要落下泪来了。

“见到我,不高兴吗?”云垂野想对他笑,到唇边却成了苦笑。

“奴不敢。”泓郎低着头,还是没忍住,“我、我是高兴的……”

腊月廿八。

帝都血战十余日,城里城外死伤无数,经相国习洛书与魔君交涉,两国暂休战火,草拟议和。

躺了好几天,无知无觉如死人的扶渊,也在这日,渐渐恢复了知觉。

他不过略动一动眼皮,一旁侍候着的辞盏就真的辞了盏,茶盏摔在地上的声音落在扶渊耳里简直像天雷:“王爷!王爷!我家公子醒了!”

还没等他想起来是哪家的王爷,元王殿下就小步跑进来了,伏在扶渊床头,拉起他的手就问东问西。

这厢扶渊还是没想起来到底是哪个王爷呢。

“皇、皇叔……这是怎么了?”扶渊只觉得抬起头来都费劲,更遑论起身,“七杀……”

“都结束了,都结束了。”钟离懿抓着他的手,似乎是喜极而泣了。

谁知这话落在扶渊耳朵里,可就变了味道。都结束了?什么叫都结束了?配上钟离懿的老泪,他更觉得不对劲,不顾自己昏头脑涨,抓着钟离懿的手就要起来。

“公子快躺好!”是常令,把挣扎着的扶渊给按回去了。

“皇叔!”扶渊仍紧紧拉着他的手。

“皇叔没用,才让你们遭了这么大的罪。”钟离懿另一只手覆上来,温温热热,是扶渊现在唯一的感觉。

扶渊愣愣地瞧着他,等着他下文。

“你们先下去吧。”钟离懿道,接了辞盏递来的帕子,擦了擦脸。

常令犹不放心,又嘱咐两句,方才退下。

扶渊看了看周围,确定是在连远殿的寝殿里,多少松了口气。

还没到最坏的时候。

“我……躺了几天了?”声音又轻又涩,简直不是自己的嗓子。

“今日已是第五日了。”钟离懿面上虽笑着,可泪珠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淌,“小渊,你可知道——”

只道一半,又生生止住了话头。

皇叔想说什么,他自然一清二楚,无非这次来得凶险,鬼门关前又走了一遭。

“我没事,”扶渊扯出一个笑来,又问,“帝都守住了?”

“守住了,守住了。”钟离懿笑着笑着,脸上的笑容就冷了下来,变得无比悲戚。

察觉到扶渊探寻的目光,他也藏不住了,直言道:“小渊,上清……没了。”

“没了?”扶渊不明白这个“没了”的含义,就算理解了,也不会把这个词和那个凌厉的人联系在一起,“怎……怎么就没了?”

他抓着钟离懿的手,身体慢慢恢复了知觉,果真就爬起来了:“我……我不信,我要去找……找月院长。”

钟离懿看着他,神色不悲不喜,眼泪已经连成了线。

“为什么啊……”滞涩的嗓音复而哽咽,眼前一阵一阵地发黑,钟离懿忙让他躺下了。

“……小渊,你且缓一缓,这几天发生了太多事,皇叔得一件一件与你说明白了。”钟离懿的声音又低又沉,“你先缓一缓吧……”

扶渊仰躺着,抬手挡住眼睛,再一开口,已然听不出方才的情绪:“皇叔,您说罢。”

“……”钟离懿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思考从何说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