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四十三章成为高纬后,堂兄长恭杀疯了(五十)(1/2)

作者:安离不失眠
(五十)

陛下性情仁和,但触及底线,绝对是杀伐果断。

杨丽华心中一凛,连忙点头。

她明白,这是阿史那皇太后对她的敲打。

可这也恰恰表明,阿史那皇太后真正的将北齐当成一生的事业来经营。

「母后,丽华还小,以后还需您多教导。」

荪歌适时的接过话茬儿,笑着开口。

既然是她算计杨丽华远嫁北齐,那么她愿意宽容几分,就像当初先皇厚待阿史那氏一般。

阿史那氏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自此,杨丽华便成了阿史那氏宫中的常客。

最开始还胆战心惊惴惴不安,一来二去熟稔之后,倒也处之泰然,怡然自得。

从阿史那氏口中,杨丽华真正了解到了何为天地辽阔,何为民生艰辛,何为万民夙愿。

久而久之,阿史那氏对杨丽华真真升起了几分母女情。

对此,荪歌喜闻乐见。

……

齐周两国靠着和亲迎来了短暂的蜜月期,宇文邕不愿轻言放弃,便抓紧一切时间收拾国内的烂摊子,以期有一战之力。

释放奴婢,强迫和尚尼姑还俗,没收寺庙土地财产,解放了大量的劳动力。

同时,改革府兵制度,将汉人纳入征兵范围,充盈军队。

许是步子走的太急,太快,此次的改革远不如剧情中稳健有成效。

独孤和杨氏两大家族,处境尴尬。

尤其是杨坚,空有一个随国公的名分,却无调兵遣将的实权。

哪怕宇文邕再故作大度,都不敢再将北周的边防交由杨坚。

杨坚困居府中,郁郁不得志。

「伽罗,你可曾悔?」醉眼惺忪的杨坚,手一抖,酒水便撒了一桌。

独孤伽罗沉默,悔吗?

不悔!

「伽罗,我的宏图大业,尽毁于你手。」杨坚压低声音,苦笑一声。

「这皇位,别人坐得,为什么我杨坚就坐不得?」

「若是丽华嫁给太子,陛下百年之后,我必是托孤大臣,朝堂之中,一言九鼎。」

「太子昏庸无道,无需多时,彼可取而代之,这北周便会姓杨。」

他有雄心壮志,有治国之才,有领兵之能,有容人之心,为何就要久居人下。

本来,他心中已有了谋算。

可和亲之事成为定局后,他便一点点边缘化,手中的权力也被一点点分摊。

独孤误他啊!

时间,地点,事件都发生了变化,但杨坚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独孤伽罗并没有打断杨坚的酒后失态,而是静静的等着杨坚说完,紧接着,她为自己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然后呢?」

「你口中的无需多时,是多久?」

「退一万步讲,哪怕你所有的构想都一一实现,那北齐呢?」

「你要面对的从不是懦弱无能还暴躁易怒的太子宇文赟,你的敌人是北齐那头年轻的猛虎。」

「你以为,北齐会给你休养生息的时间吗?」

「高纬肯吗?」

「还是用兵如神的高长恭肯?」

「你与高长恭数次交战,他实力如何,你最是清楚。」

「与其亡国灭族成为阶下囚,倒不如让丽华去搏一条生路。」

「你问我后悔吗?为何要悔?我独孤伽罗作出的决定从来都不是意气用事,自然也从不会后悔。」

「我只是在自救,只是在救独孤家

,救杨家,也为这天下百姓尽一份绵薄之力。」

独孤伽罗从不是柔顺乖巧的性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