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5章 身后事(1/3)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渊哥哥!”钟离文宣立刻变了语调,声音又亮又甜——他可是比钟离宁这个小女孩儿还会讨父亲欢心的,“您来救我啦?!”

“不知四殿下方才说的那个‘姓扶的’是哪位。”扶渊走近,打量着他——两个多月不见,似乎还胖了一点——看来日子过得也没那么苦。

他看兰亭把钟离文宣关在这里,走了水也不闻不问,似乎有点任其自生自灭的意思。

“哥哥,好哥哥,你就饶了我这一回吧。”钟离文宣拍拍衣襟上的灰,亲呢地搂住他,“事不宜迟,咱们赶紧走吧。”

“嗯。”扶渊点点头,没有抗拒他的亲近,“兰亭他们没欺负你吧?”

“哼,一开始还毕恭毕敬的,后来——关将军一死,狼子野心就露出来了。”钟离文宣冷哼一声,紧紧拉着扶渊的手。

两人穿行在火海里,浓烟滚滚,熏得钟离文宣又咳嗽又流泪。

扶渊“嗯”了一声,却又觉得钟离文宣这话不太对:“关将军战死之后?”

兰亭的狼子野心从他造反的时候就露出来了,和关老将军又有什么关系?

“是呀,”钟离文宣抹了把脸,“我们到北疆没多久,关老将军就忽然身染重疾,没多久就去了——然后兰亭才投敌的。”

“什么?”扶渊回头,脚步不自觉地慢下来,“关老将军不是战死的吗?”

“战死?”钟离文宣听得也糊涂,“不对,他是病死的,我还去探过病呢。”

“那后来兰亭造反之初,带兵阻挡他的是谁?”扶渊又惊又疑。到底是哪里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军报是谁呈上来的?兵部尚书又是谁来着?

“渊哥哥?”映着火光浓烟,钟离文宣看他这副神情也有点儿害怕,生怕是自己说错了话,“我、我们——不是,是那个反贼兰亭!南下这一路上,根本就没有人拦着我们!就是关老将军的旧部,也在一开始就控制了起来,全杀光了!”

“怎么会……”天大的事,也不能放在这里说,何况眼前只有个惯会撒娇的钟离文宣。

“哥哥,快走罢。”钟离文宣催促道。

“走。”来往兵甲的声音多了起来,不知是救火来的还是发现钟离文宣趁乱逃了来追的。扶渊二人走得分外小心,却还是百密一疏,一不小心,就被发现了行迹。

“那有人!快来!这边!”

钟离文宣一听,乱了,推着扶渊:“快跑快跑!咱们怎么进城?!”

“跟我走!你别推我——”

话音未落,他就听到身后少年惨叫一声。

“钟离文宣?!”

比他低了大半个头的少年死死箍着他的腰,身子却还是无力滑下,跪在了地上。

背后插着支冷箭。

“文宣,先忍一下。”扶渊搀住他,检查他身上的伤。正如后心,就是二爷在他也没活路走了。

“哥哥带你回家。”扶渊想抱他起来,却被钟离文宣给挣开了,“你别闹,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我不闹。”不过两息的功夫,原本活蹦乱跳的少年就已经气若游丝,“哥,我不闹了。”

扶渊背他起来,隐了身形,丝毫不怕把自己的气息留在这里。在钟离文宣看不见的地方,扶渊直想哭。

却又不能哭,只能忍着。

“哥哥,我是不是快不行了?”钟离文宣伏在他耳边,问他。

“我带你回去。”扶渊翻来覆去就剩了这一句。

“我不回去,回去我见不到母妃,也见不到父皇。”他声音虽轻,却很连贯,给扶渊一种他只是困了累了的错觉,“被他们欺负的时候,我就想好了,我,钟离文宣,龙子皇孙,来时干干净净,走了也得干干净净。”

“胡说。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