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9章 格局(1/3)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哎呀成大人!”那人见到他,懊恼地拍腿,“还是晚来一步!”

成松这才看清来人,是前段时间才来投奔他的一个客卿,叫蒋璨的,岁数不大,却眼光毒辣,事事都有一番独到见解,他很器重这个人,但凡有什么拿不准的地方都回去问他的意见再做决定。

“晚来一步?”成松心下一惊,拉着他往外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蒋先生这边来。”

离中帐远了,蒋璨才道:“方才大人是不是向殿下禀报连远殿的事了?”

“自然。”成松道,“他们这是撞在了刀口上,殿下没理由不办他。”

“那太子爷怎么说?”蒋璨问,“大人可得了什么结果?”

成松一顿,把方才的事都跟他说了。

“大人想把上神拉下来,并不需要在这件事上做文章,毕竟是用人的时候,让太子爷对您有什么意见到还在其次,怕的就是打草惊蛇,上神那边必然是起疑心了。”

“我倒没有拉他下来的意思。”成松道,“可是这事儿……”

“大人大人,”蒋璨拉住他,“您这是狗拿耗子!上神是小爷的身边人,就算真有什么问题,也轮不到咱们说嘴呀!”

成松这才作罢,却还是难咽下这口气,拂袖去了。

中帐。

“皇兄,我……”扶渊也不知该怎么解释这件事了。

玉佩就在钟离宴手里,被他把玩着:“太不小心了,怎的就去了那个地方?”

“不知。”扶渊摇摇头,“咱们把山长带过来,一问便知。”

“你去办吧。”钟离宴把玉佩给他系上,“收好了。”

“是。”扶渊告退,径直去了徐西坞与百里恢弘被关押的地方。

徐西坞头次被绑,不知越挣扎越难挨的道理,嘴堵上了还要喊冤;相较之下百里山长就有经验的多了,他安静地坐在一旁,对徐西坞和看守士兵震天响的对骂恍若未闻。

“山长。”扶渊来时,让守卫们都下去了,自己来给百里恢弘松绑,“院长没事了,只是要休养月余,麻烦山长照顾了。”

“院里大小事,上有师叔,下有小镇,上神何必找我来。”百里恢弘只说了这么一句。

“嗯?”扶渊没听懂,转而去给徐西坞解麻绳,“院长出了这么大事,您肯定担心啊,难不成是老徐硬把您绑来的?”

徐西坞自己抠出了嘴里的麻核,尴尬道:“是硬绑来的。”

扶渊手一顿,又看了看百里恢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咳……”百里恢弘看了看徐西坞,才道,“长话短说……说完上神就给我送回去吧。”

“送回去?送哪?”扶渊更糊涂了。

“百里恢弘你这个人有病吧?”徐西坞跳起来,指着百里恢弘鼻子就骂,“亏你也姓百里,哪有一点曲夫人和二小姐的样子!”

“我是我,她们是她们。”百里恢弘没了在绛天城里的歇斯底里,语气异常的平静,“上神,你让他出去,我有话单独对你说。”

“衡山,你先出去。”扶渊对徐西坞道。

“公子,他——”徐西坞略有委屈。

“老徐。”扶渊看着他。

“是。”徐西坞叹了口气,出去了。

“说罢。”扶渊在百里恢弘对面坐下,“说完了,我带你去见月院长。”

百里恢弘不置可否:“云垂野造反,是我撺掇的。”

“什么——”扶渊一口气没提上来,掩着嘴咳了起来,“咳咳……照这么说,云垂野当真是假造反?”

“他没和上神说?”百里恢弘眼中也略有诧异。

“说了,但我不能信。”扶渊道,“山长这是想借力打力?”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