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8章 普通话(1/3)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百里恢弘?”徐西坞想了想,“应该是随着百里家南下去玄山了,上神的意思是……”

“用传送阵,”扶渊道,“快马加鞭,去给山长送信。”

“单给山长?”徐西坞不解,毕竟月如期不姓百里,“那月家呢?”

“不必,”扶渊道,“我听说……月院长是庶出,和月家关系不好,早年就断绝关系了。”

“我知道了。”徐西坞点点头,“那……怎么和山长说?”

他指了指军帐里,颇有为难。难不成说月院长快不行了,让他回来见最后一面?

“实话实说。”扶渊解下腰间玉佩,“快去快回,这里我只放心你。”

“公子放心。”徐西坞接过玉佩,大步跑着去了。

“院长怎么样了?”没徐西坞拦着,扶渊便揪住一个端着水盆出来的军士,盆中全是血。

军士嚅嗫,不敢回话。

“去吧。”扶渊放开他,自己进去了。

“见过上神。”一众军医见了他,忙要行礼。

“不必。”扶渊挥手让他们起来,“院长如今怎么样了?”

“血已经止住了,”老军医揩了揩额上的汗——也难为他这么冷的天出了这么多的汗,“待周家二爷过来,应该能保住一条性命。”

“什么叫应该?!”扶渊的脾气来得突然,满帐的人扑通扑通全跪下了,老军医又被扶渊给重新提溜起来,“不拘用什么药,务必保下月院长!”

“是……是……”老军医咬了咬牙,“老朽……想借上神真血一用。”

扶渊手腕上的上还未完全凝固,老医官一看,又是大惊失色:“上神日后可千万不要再如此行事了!您这一刀险些砍断手筋!”

他心里急,竟也不觉得有多疼,坐下伸出手来让一个小军医包了。

老医官捧来一个瓷盏,颤颤巍巍地在他面前跪下。扶渊迟疑了一瞬,抬起手来,指尖灵气一转,把真血滴在小盏里。

流了半盏,二爷才姗姗来迟。

“二爷,”扶渊起身,迎他进来,“这里就拜托您了。”

“那你呢?”二爷只扫他一眼,就知道他也伤的不轻。

“……营里出了刺客,怕是不太安全,而且还有堪舆图等着我来主持。”扶渊摇摇头,“等下庄镇晓会来,若真的不成了,全听他的意思。”

“我明白了,”二爷颔首,“你自己多加小心。”

扶渊着人另寻了军帐,叫祭历守着,又叫了几个太子的亲兵过来,吩咐他们严加戒备,若看到可疑之人,不用上报即刻关押。

都安排好了,他才坐定,重新绘阵,进入了堪舆图里。

当时不觉得自己伤得有多重,重新进入堪舆图时,千斤重的担子压在肩上,他才感觉到胸口的闷痛。

好在前线的战况尚好,并未因他们的疏忽而出现太大的伤亡。

以他现在的能力,莫说三丈,就是一丈也是远不可即。他并不勉强,只把绝大部分的精力都用在城墙上,确保它安然无恙。

魔族的进攻一直是不疾不徐,似是要一点一点地消耗掉他们的力量。

就眼下情况来看,这个局面似乎无解。

他甚至不知道,此次魔君御驾亲征,究竟还会带来多少兵马粮草。

倒也不是一点好事都没有,不幸中的万幸,扶渊发现自己不用像月如期那样全身心地投入,就可以自如地控制堪舆图了——毕竟他二人血脉不同,堪舆图中有一部分就是用他的真血绘成的。

今日可真是大出血。

他长呼一口气,扶着廊柱出了门。

“老徐回来了么?”他问祭历。

祭历瞥他一眼,摇了摇头。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