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7章 守国门(1/6)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什么意思?”钟离宴不解。

“大概是我身上有什么缝隙吧。”扶渊想起了前些日子二爷对他说的话。

钟离宴听了,顿觉不安,刚想细问扶渊,就看到外面的小胡子慌里慌张地跑进来。

“帝君面前如此失礼!”钟离宴呵斥他,“出什么事了?”

“请殿下与上神出来说话。”小胡子急得满头大汗,却还记得分寸。

二人对视一眼,出了祠堂。

“玲妃娘娘自缢了!”小胡子道。

“什么?!”钟离宴听到“玲妃”二字就头疼,心里暗暗祈祷兰氏可不要就这么死了,让他平白背上一个逼死庶母的罪名。

“已经去了?”扶渊问他。

“没,幸亏发现得早。”小胡子道。

“这时候闹上吊,也并非真的想死。”扶渊看着钟离宴,“皇兄去一趟?”

“你我同去。”钟离宴道。扶渊闹文山殿的事情他略有耳闻,这人对付中年妇女肯定比他有法子。而且玲妃又不是他的庶母,他也不像自己有这么多顾忌。

二人同去玲妃宫里,到时成贵妃、钟离宁都到了。

自昭明皇后驾崩后,凤印便由成贵妃掌管。如今她连失两子,对宫务也不再上心,便时常把嫡公主带在身边,让她跟在身边多听多看,想着有朝一日就把凤印交给她。

对于成贵妃,扶渊的印象还停留于她月夕宫宴上对玲妃的幸灾乐祸冷嘲热讽了,想来这次玲妃自杀,她乐还来不及呢。

与别处宫室不同,玲妃宫里从不摆时兴花朵,院里种的多是匍匐藤蔓,摆的都是枯藤假山,毫无韵味可言,只有彻头彻尾的寒气。

加上这纷纷扬扬的雪,冷得连钟离宴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成贵妃与钟离宁出来迎他们,只见成贵妃一身砖红宫装,鸾凤头面,既大气尊贵,又不算逾矩;钟离宁则简单得多,淡金宫装上绣着小团龙,头发也挽起来了,画了淡淡的妆。

“成娘娘。”二人见礼。

“殿下,上神。”成贵妃冲二人点点头,又对钟离宴道,“兰氏暂无性命之虞,殿下大可放心。只是现在还昏睡着,晚些才能来回殿下的话。”

“嗯,”钟离宴颔首,领着众人进殿,“有劳成娘娘了。”

成贵妃说着无妨,又叫身边的丫头去准备热茶来。几人坐定,正巧碰上给玲妃看诊的太医过来回话。

“刘太医,玲妃眼下如何了?醒了没有?”成贵妃起身。

“回娘娘、殿下,微臣已经给玲妃娘娘施了针,不用半个时辰,就能醒过来了。”

“好,先下去吧。蓓儿,去送送刘大人。”待刘太医走后,她才对钟离宴道,“太子放心吧,他是宫里的老人了。”

“是。”

成贵妃看了他二人一眼,道:“兰氏这个时候……其用意殿下也明白,可想好对策了?”

扶渊与钟离宴对视一眼,没有言语。

“这件事说好办倒也好办,”成贵妃继续道,“兰氏要的,不过是一颗定心丸罢了,只要太子爷一句话。”

“该说的都说了,只是兰娘娘一直不肯信本宫。”钟离宴也很苦恼。

“还不是因为殿下的言辞……罢了,也不好让你们这些孩子去安慰一个深宫妇人。”成贵妃笑容浅淡,当她这样笑的时候,谁都不可否认她也曾是一位美人,“你们在此稍等,我去与她说几句话。”

其实她心里比谁都清楚,玲妃早就醒了。

“徽音,”成贵妃拨开珠帘,唤她的闺名,“睡了这么久,也该醒醒了。”

玲妃安静地躺着,脖颈上紫红的於痕在白皙的身体上分外刺目。

“普天之下没有一个人比本宫更能理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