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6章 抵巇(1/5)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君明说不上钟离权到底是哪里瞒他骗他,只是冥冥之中的感觉罢了。

他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直到有一天,钟离权告诉他,“让江山”的解药找到了。

通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他发现钟离权此人,有着与他年龄极不相符的狠毒,经验告诉他,这是要成大事的心性,但他看着钟离权,心底却隐隐发慌。

对钟离权,他有着源自心底的畏惧。

“解药……是什么?”君明问他。

“马上就要炼成了,到时候给你看。”钟离权只道。

“我问你解药是什么?!”

这么长时间一个字不肯向他吐露,这会儿子又说马上就要炼成了,真当他是傻子吗?!

钟离权冷眼瞧着他,眉间的阴鸷头一次不去刻意隐藏:“你不需要知道,你知道我不会害你就行了。”

“你当然不会害我。”君明站起来,走到他面前,“你还等着我修为大成,为你所用呢。”

钟离权岿然不动:“既如此,你还担心什么?”

“……”君明定了定心神,“所以解药……”

“你会后悔的。”钟离权可怜的耐心都被他磨了个干净,本就不善的面色此时更为冷厉骇人。他拉着君明,扯着他往外走:“今日就叫你瞧个明白。”

君明没有反抗,也没吭声,任由他拖着。

令他惊讶的是,钟离权炼药的地方竟然就是他们落脚的小宅的后院儿,只不过钟离权设了结界,他感受不到其中的波动。

“你看吧,”钟离权把他往前一推,“看看我为了你,都牺牲了什么。”

他没有撤掉结界,君明被他摔过去,鼻子都撞出了血。

血脏了衣襟,君明也没有抬手去擦——因为眼前所见,让他几乎支离破碎:

天井里有许多人,还有一座燃着熊熊烈火的炉鼎,人们排着队,有些是自愿,有些是被扯进去的,但最后的下场都一样,成了一缕青烟,风一吹,就散了。

“钟离权你疯了吗?这样、这样的解药我宁愿不要!我要不起!”君明的眼里只剩了他一个人,“那里面还有黄口小儿啊!”

“童子是最好的。”钟离权道,“这半年来,投靠我的人半数都拿来给你炼药了。你看,我为你牺牲了多少。”

他语气平静,无所谓的态度,高高在上的姿态,似乎还在等着君明去感激他。

“呵,”只有钟离权能看到他眼里的血丝,年轻人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指着他胸口,“我知道,你为我牺牲的太多了,你他妈连良心都不要了!”

“钟离权,你起兵平乱到底是为了什么?不就是让这万千黎民能安居乐业吗?!”君明的感情太过强烈,一颗心脏简直要震出胸膛,他揪着钟离权的衣襟,“现在的你与那喝人血吃人肉的暴君又有什么区别?!”

“我想我一直都是一个仁慈恤下的主君。”钟离权仍是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不管我变成了什么,那都是为了你。”

“不值主君如此厚爱。”君明一字一顿,愤愤松手,拂袖离去。

钟离权没有阻拦。

扶渊好像听到有人在唤他,那声音愈来愈急切。

他猛然惊醒,正好看到习洛书既焦急又担忧的脸。

“舅、舅舅?”扶渊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才发觉面上一片湿冷,“钟离……权?君明……少阳君……倪君明?”

“不可乱说帝君与高祖的名讳。”习洛书低声呵斥他。

扶渊撑着床板起来:“这是谁的梦?”他还未从这虚幻中完全脱离,眼泪还不断的往外涌。

“这是你的梦。”习洛书的声音柔和起来,仍是低低的,说什么都像是在安慰,“但它却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