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致读者的一封信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展信安。

首先很抱歉鸽了大家三天(还是四天?),这几天的确是又忙又累(毕竟新开学嘛)。

《回川》这本书,首先请大家相信我一定会完本(没什么可信度的话)(笑)。为什么这两天没有更新,因为我自己觉得有点混乱,理不清了,不知道接下来紧要的剧情该如何发展下去,所以春时恳请各位读者给我一点时间,整理整理前面写的,在这段时间多屯点稿,就算以后有什么事也能正常更新。

其实我前一段时间的更新就有点不守时了,这能保证十二点之前发,撸个全勤。

但是!我写书的目的是为了全勤奖那点儿钱吗?!显然不是,我是想写好他们的故事,所以不能本末倒置。

这其实还是上周五英语课,我亲爱的英语教师成哥,课堂闲聊时给我的启发。没错,最开始我紧着写,的确是为了全勤奖,但正所谓文学是艺术之源,搞艺术并不是为了向这个世界妥协的,我只是想好好地写完他们的故事。

多少爱恨情仇啊……

如果情况顺利的话,大概下个月会正常更新

吧。

大家来去随意。我注定不是一个高产的作者,我尽可能的还是追求质量,没什么事的话一天一万还是可以的,但是没有存稿我就会有点儿慌跟被人催稿一样。

最后写给关心我的人。

自打回了学校,可能是水土不服,一直拉肚子。三天两头胃疼,今儿又发烧。明天还有一张泥塑,还有四门选修,其中一个网课一个也没看……

最最后抄一首最近看到的词:

《水调歌头·送王子初之太原》[元]王恽

将军报书切,高卧起螭蟠。悲欢离合常事,知己古为难。忆惜草庐人去,郁郁风云英气,千载到君还。歌吹展江底,长铗不须弹。

路漫漫,天渺渺,与翩翩。西风鸿鹄,一举横绝碧云端。自笑鹡鸰孤影,落日野烟原上,沙晚不胜(一声)寒。后夜一相意,明月满江干。

大家晚安

惯于长夜过春时

不满一千字不让发哈哈哈,那咱们再扯点儿别的。现在应为发烧脑子有点混乱,就想到哪说到哪吧。

前段时间看了一个避雷,就是说大部分作者不能接受的类型。我记得有一个是“洁”与“不洁”,如果是狭义的,那还好说;如果是广义的……,我只能说,初恋在一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然后就是,不要再言情里出现**不要再**里出现言情之类,这个吧,当然会有人不接受我表示理解,我想看甜甜少女漫你给我硬塞俩小伙子我也不愿意啊,但是,我这个既不是言情又不是**(捂脸),所以剧情发展都是贴合人物本性的。(有机会会写言情哈哈哈)

还有啥,我忘了。说回我的故事吧。其实里我最喜欢的两个人是习洛书与庄镇晓(从设定里就看得出来吧哈哈哈),并且他们二位给我的压力都很大。是的,我写他们的时候都有压力,不像编排百里山长那样信手拈来。所以剧情少。

后来写着写着,我又挺喜欢月院长(笑)

再次晚安!
本章已完成!
(←快捷键) <<上一页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