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8章 鱼肉(1/2)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连远殿。

田水月从京兆尹胡大人那里回来,是刚过酉时的时候。一进大门,一个叫婷儿的丫头就急急迎了上来,说是相府的夫人来了,要见见她。

端的是来者不善。

田水月应了,简单收拾了一下,才由婷儿引着,进了正殿。

一跨进大殿,就见到一位美丽端庄的妇人高坐主位,十五则坐在下首陪着,遥山辞盏端茶倒水,好不殷勤。

“水月姐姐!”十五一见她,立刻跳起来,“这位是咱们公子的舅母,习相府的夫人;夫人,这位就是您要找的水月姐姐。”

田水月盈盈下拜:“小女见过习夫人。”

“果然好样貌。”习夫人没有急着让她起来,“渊哥儿近来事忙,姑娘在连远殿恐有照顾不周的地方,府里给姑娘准备了个清净地方,今日便特意接你过去。”

“敢问夫人,是哪个‘府里’?”田水月抬起头,不卑不亢。

“自然是我习相府。”习夫人起身,“来人,带走!”

“既是相府夫人,怎的就管到我连远殿里来了?!”田水月挣开丫鬟婆子们的束缚,“夫人,如今我是这殿里的正经管事,公子既交给我掌殿之权,那我在连远殿的去留,便只能由公子决定!”

“哎哎哎都是自己人!”十五连忙跟着拉架,她实在是想不明白,方才还和气慈祥地关心自己的习夫人,怎么对田姐姐有这么大的敌意,“夫人,咱们还是等公子回来……”

“这里还没有你说话的份!”习夫人走下堂来,这话既是对十五说的,又是说给田水月听的。

十五乖乖地闭了嘴。

习夫人当然不会等扶渊回来再做决定,她本来就是抓住这次机会,把这个狐狸精送走。或打发了,或卖给人牙子,总之不能让这种女人留在扶渊身边。

她是除了皇后以外的最尊贵的当家主母,其气势自不容小觑。田水月无法与她正面交锋,便只好假意答应,但要求去屋里收拾好了东西再离开。

习夫人面无表情:“不必了,给姑娘准备的从里到外一应俱全,另外还配了两个丫头伺候,有什么短的再买,即刻就走罢。”她就怕田水月再带个什么“定情信物”之类,到时候跑出去卖惨,有损于扶渊的名声。

“回夫人话,”田水月福了福身,“旁的都还罢了,只是有一把先师赠与的琵琶,意义非常。小女用惯了,一直是带在身边的。”

习夫人想了想,左右一把琵琶整不出什么幺蛾子来,便点头允了,并叫身边的丫头与她同去。

不出片刻,田水月就把她的宝贝琵琶给抱出来了,她没把琵琶放在绸布袋子里,使得习夫人能看到它的全貌:除了面板,其余的地方都是用象牙雕的,其美轮美奂、巧夺天工,是她一个贵妇人也不曾见过的。

田水月依着规矩,朝习夫人一礼,便在天井里寻个地方坐下了。转轴拨弦,一首《阳春古曲》便婉转而来。

殿里众人,除去十五都像是被摄住了三魂七魄,双眼空洞无神,就像那日冥婚里吹吹打打的人们一样。

“水月姐姐,这是……”十五有些怕。

“别怕,”田水月分神出言安慰她,“十五,好生送习夫人出去。”

这是媚术的一种,修为越高就越难控制。习夫人修为不低,才弹了一小段,冷汗便贴着额头下来了。

习夫人像是听不到她们说话,自顾自地出门了。

十五跟着习夫人,直到她跨出大门,守门的小厮见她出去,缓缓关上了大门,插上了沉重的木栓。

乐声戛然而止。

十五目光所及之处一切又恢复如初,只是习夫人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就到了殿外,连远殿的大门也不知何时关得严严实实。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