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6章 传说中的路九千(1/2)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殿外的小胡子还以为是扶渊要造反,被扶渊推开后就连滚带爬地去叫殿外所剩无几的御林军进来救驾。偏殿的周二爷听到动静,拉来个内监守着天帝,自己也跑去后殿了。

许多御林军都围在外面,进都进不去——没办法,里面是两位上神在斗法,其余的修为也都不差。

二爷挤进去时,扶渊已经被那穿着内监服的刺客追着打了。

他闪身进去,抬手替扶渊挡下一击。

“二爷?!”扶渊差点忘了,周二爷也是离上神修为只差一步的人。

“别分心!”毕竟大家不在一个档次上,二爷只觉力不从心。

“怎么办?”扶渊还好,剩下的两个身上可是挂了彩的。

“要不你带殿下先走?”二爷的声音在他的灵台上响起。

“胡扯!你看看他这个样子!像是能随便挪动的吗?”二爷偶尔的医德缺失令扶渊十分头疼,“这人不能留!”

二爷不说话了,他没这个能力,他们也没这个能力。

外面的御林军见二爷一介医官都身先士卒,一个个都受到了莫大的鼓舞,都提着剑冲进来护驾,却在对手的威压之下死的死伤的伤。

成松被刺客一掌拍跪在地上,全靠祭历支撑才不至于倒地;徐西坞被那人一扫,直接飞了出去。前方没了阻碍,刺客直取钟离宴咽喉。

二爷赶不及,扶渊却是早早地护在了钟离宴身前——他不怕玉石俱焚。

“上神!”成松想唤祭历出来,奈何迟迟没有动静。

忽然,他觉得手一松,祭历不见了——并非灵器化形,而是被一个劲装男人掠去,替扶渊挡下一击。

“路九千!”二爷和扶渊同时惊呼出声。

成松倒吸一口冷气:这就是传说中的路九千?

徐西坞面上一喜,吐出一口殷红的血来:真不愧是传说中的路九千!

“门主是来救驾的?”扶渊问他,“多谢多谢。”

“不是,”路九千收拾这个魔族绰绰有余,“我只拿钱办事。”

“……”扶渊无语,“能不能给我留个活口?我给你开国库。”

路九千点了点头,祭历在他的手上又达到了刀生的新高度。

他出刀又快又狠又准,十分对祭历的性子,一人一刀配合的行云流水。

不出三个回合,那人就败下阵来,被路九千削去手脚,废了武功。

场面太凶残,除了路九千,便只有二爷一个人神色如常。

“那个‘扶渊’呢?”扶渊从路九千的手里接过祭历,低声问他。

男人只是闭上眼睛,引颈受戮。

“来人,下昭狱,给我好好审。”扶渊吩咐外面的御林军。

“上神,”二爷叫他,“这是死士,问不出来什么的。”

闻言,他默默看了他一会儿,便提起祭历,手起刀落,亲自结果了那人。

钟离宴已经被常令给扎醒了,二爷也看过,说没什么事儿,养着就成了。太子殿下一看是偶像救了自己,激动地也顾不上身上的伤了,就要起来看看人家路门主到底是何方美男。

路门主则直截了当地表示,该结账了。

钟离宴监国这么久,终于大方了一回,大手一挥,给了扶渊国库的钥匙,让扶渊亲自带着他去挑。

本来扶渊是想留在钟离宴身边的,可看钟离宴难得高兴,又正在兴头上,他并不想忤逆,只好应了。

这还不算,钟离宴竟然还想留下那浪人:“路门主不妨在帝都留些时日?”

“正有此意。”路九千点头。

“那本殿给您安排个住处吧?”钟离宴殷勤道。

“不了,多谢殿下美意。”路九千深邃的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