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5章 死局(1/3)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碗里的水掺了安神助眠的药,云垂野回来时,扶渊已经睡下了。

只是睡相委实难看:整个人斜斜躺着,原本不大的床榻他占得满满当当;一手抱着被子一手推枕头,都睡成这样了,也还记得把伤的那半张脸露在外面。

小侯爷看着,头疼不已。

这也太胡来了。

他轻手轻脚地把扶渊推到里面,自己躺在外面——只有一小窄条的地方,还要谨防扶渊忽然伸过来的胳膊或腿。

勉勉强强睡了一晚。

这药效果很好,等扶渊睡醒了,云垂野连早饭都吃好了。

他给扶渊端了碗米粥,附带两张已经有些发硬的饼子。

扶渊看了,并未做出任何表示,只是迟迟不去碰云垂野送来的食物。

“怎么,怕我给你下药?”云垂野问。

扶渊迟疑一下,点了点头。

“……”小侯爷终于无话可说。

“云垂野,”扶渊不觉有异,“我这次来找你,是想问问你,为何……”

“这有什么好问的?”云垂野变了语气,神色更是不妙,“倒是你,一个人深入敌营,是觉得自己太厉害,还是嫌自己命太长?”

扶渊刚想反驳,云垂野便继续道:

“是啊,你知道我不会杀你,可倘若昨天你遇到的是别人,就一把破匕首,你怎么全身而退?还能不能安然无恙地坐在这里?”

这一番话说下来颇有当年老侯爷的威势,扶渊本是讷讷不敢言,却又在最后听到那个“安然无恙”的时候,指了指自己的脸:“你管这个叫安然无恙?”

“你自己摔成这个样子难道还要赖我?!”云垂野见他不知悔改,怒从中来,“你眼睛怎么回事?不瞎的人都能看到那儿有个坑吧?!”

扶渊无法反驳,只好另辟蹊径,也冷言冷语道:“本上神如何,还轮不到你来管教。我只问你,令尊这一世英名都砸在你手里,你说老侯爷心里究竟会作何感想?”

“拐弯抹角,”云垂野走近了,“上神不如直接说我不肖不孝。”

今日日头很好,冬日的暖阳透过帘帐斜斜打进来,照在云垂野背上,投下一大片阴影,正好把扶渊拢了进去。

他说不怕是假的,却也不肯在气势上输给云垂野半分。少年仰着头,挑衅一般:“原来侯爷自知之明尚在。”

“哼,”云垂野一声冷哼,面露寒光,“你们都说我父亲一世忠臣,可有没有人问过他,他愿不愿意当这个忠臣?!愿不愿意退出庙堂而远迁云都?!愿不愿意整日揣摩圣意提心吊胆地过活!”

被他周身的杀伐气摄住,扶渊不敢再造次:“那以后呢?朝廷没了,你们前面就是魔族,就凭你们,百余家将与这不入流的匪类,能成什么事?”

“上神还不知道吧?”云垂野能看到少年的肩膀在颤,“我们能不声不响地走到这里,自然是因为帝都里有人支持——至于魔族,你以为夜阳山这次不是有备而来?魔族单单是靠人多才走到这儿来的?”

云垂野的声音无比冷酷:“他能策反兰亭,就能说动我、说动夜阳山。”

“云、云垂野!”扶渊怒极,扑上去就要打他,“你简直混账!”

“我混账,你们帝都就全是好人了?!”云垂野轻而易举找到他的破绽,反手给他掼摔在床上,“走吧,别等我改了主意来杀你。”

“你还是杀了我吧。”扶渊撑着爬起来,咳了两声,抬起头问云垂野,“我不明白,既然你存了这样的心思,就早知会有今日,当时又何必救我?!”

“……不过是看你奇货可居。”云垂野看他的眼神就如同看一个物件,“可惜你冥顽不灵,我也不至于和一个孩子计较。”

“你别后悔就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