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6章 一树梅(1/3)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外面不管谁,认识的不认识的,都给您叫上神。可我们不一样啊,”十五兴致冲冲,“我们是上神的亲兵,就不应该再叫您上神了。”

“那叫什么?”扶渊脱口而出,又补充道,“那个‘正名’不是这个意思。”

“嗯……”十五故意不去理会扶渊的后半句话,故作深思熟虑,说出了她在心里埋了许久的答案,“可以叫少爷。”

“嗯?”扶渊哭笑不得。

“殿里没有老爷,哪来的少爷?”老罗也忍不住笑了,“十五姑娘再想个别的。”

“要我说,不如就叫公子。”七姑娘开口了,似笑非笑看了扶渊一眼。

不等扶渊拒绝,十五便道:“田姐姐说得是,那以后就这么叫吧!公子,您觉得呢?”

“……你开心就好。”扶渊翻开账本,“没事的就可以退下了,初一你去宫里一趟,问问殿下帝都和风月关布防的章程什么时候能好。”

初一领命去了,除了罗管事问了句扶渊晚上想吃什么,其余人便全都退出去了。

账册看了没两页,就听得外面有人叩门——常令又来了。

“怎么?”扶渊百忙之中抬头看了他一眼。

“上神……公子,您身上的伤。”常令半个身子探进来,半个身子还卡在外面,略有局促地指了指手里的药箱。

“喔,你不说我都快忘了。”扶渊没有搁笔的意思,“进来吧,叫遥山辞盏给你打下手。”

三人一同进来了,常令还好,两个婢女一看就是规矩极严的,行走间不闻环佩之声,只有衣裙摩擦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扶渊搁了笔,任由遥山给自己解衣带,目光从未从账本上离开过。

有意思的是,连远殿的开销,前三年比如今正主回来了开销还要大。他一项一项地对比着这三年里和三年前、今年的款项,忽然肩上一痛——

“你轻一点。”扶渊皱眉,终于把目光从账册上移到了别处。

“奴死罪。”遥山慌忙跪下。

“没有怪你的意思,”扶渊仍蹙着眉,只是脸色和缓不少,“起来吧,不干你的事,实在是这账本……”

“辞盏,把罗管事请来。”

须臾罗管事就带到了,罗管事上交账本时就想到了会有现在这一幕,只是没想到扶渊会这么快就发现问题,他诚惶诚恐地在扶渊面前跪下,听候发落。

“连远殿以前的管事是谁?”常令已经给他换好了药,提了药箱躬身出去。辞盏给扶渊披了衣服,然后拉着遥山站在一旁,听候吩咐。

“回公子,是郑由郑管事,前几个月太子殿下给做主换的。”罗国光低着头。

这名字扶渊不熟,便问:“如今他人在哪?”

“在京郊的桃花庄里,有三十亩水田的那个。”老罗道,“如今在庄子里做管事。”

连远殿里具体有多少资产,扶渊到现在也不太清楚。有逢年过节陛下赏的,有舅舅舅母拨来的,有他重回朝堂这人那人送的……他并不纠结到底是哪个庄子,只吩咐道:

“罗叔,劳烦你亲自走一趟,带几个家丁护院,把他和他的心腹都给我带回来,今晚就要人。”

老罗明白了扶渊的意思,低头应了,迅速地退了出去。

扶渊赶紧把那什么桃花庄的账册翻了出来,把这几年的帐都细细看了——真是岂有此理,一年好几百两银子,坑他这个还不及弱冠的小孩儿——平心而论他不差这些钱但是咽不下这口气。

——几百两银子,他一年零花钱都没这个数,真是岂有此理!

初一是晚饭时候回来的,他气喘吁吁,差点儿就被关在宫门里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扶渊接过初一带给他的公文,略有奇怪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