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5章 班底(1/3)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第二日扶渊醒来,已是日上三竿——他半点儿不觉得有问题,听闻别千端早早边去了风月关,便拜别了别夫人与玉哥儿,回了连远殿。

本是正好掐着饭点儿到的,谁知连远殿的一帮人根本就没有人想到扶渊会突然回来——也就是根本没有他的饭。初一见他回来,忙跑去厨房张罗再给扶渊弄点什么,只见后堂里一张圆桌,坐了初一十五、田水月、徐西坞、常令几个。算来,这些个都是他“捡”回来的。

扶渊没想到才一晚上不回来他们就怠懒到如此程度,连主子在哪也不闻不问了,故而黑着脸在初一原先坐的地方坐下了。最后还是常令稍微长了点儿心,小心翼翼地问了句扶渊昨夜是在哪里睡的。

扶渊略说了说,说句实话,这么长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他都快把常令这号人物给忘了……说来奇怪,娘娘的案子,就连陆姑姑也没逃下罪责,为何这么久也没有人来他这里提这个小太医?搞得像无业游民来他连远殿骗吃骗喝一样。

七姑娘听了他的话,评论道:“交浅言深,危矣。”

“比起田姑娘,我想我还是和崇明君熟一些。”扶渊能听出田水月的关心,却仍是语气不善,“而且,我也没和他说什么。”

“酒都喝了,保不齐就有什么掏心窝子的话漏了出来。”田水月不以为意,“对了,听说小常以前是个大夫,上神之前的伤还没好利索,一会儿用完了饭不如先让小常瞧瞧。”

七姑娘这话,俨然有一种大姐头的威严。扶渊心里冷哼一声,不过躺了两天又出去一日,他这连远殿就要易主了。

好在这话没错,常令听了,立刻放下碗筷回房去拿药箱了。

一会儿初一和一众侍女捧了饭来,几人这才重新落座,等着扶渊动筷。

“嗯……”扶渊扫视眼前众人,总觉得这一桌太过奇怪——二爷的徒弟、老云侯的弟子、吴蠡的女婿、嘉兴楼里的乐伎——自己为什么要跟他们坐一桌?

扶渊稀里糊涂地动了筷子,稀里糊涂地吃完了饭,这才问道:“小常……呃不,常兄是怎么回事?”

“上、上神这几日事忙,有所不知……”常令连忙放下筷子,他许久未见扶渊,心里有些怕。

“吞吞吐吐,有话快说!”扶渊道,有点儿疾言厉色的意思。

“是!”常令立刻应声,“因为当时嘉兴楼里头那个刺杀上神的姑娘失踪了,所以这个案子才搁置了下来。”

“失踪?”扶渊皱眉,“说清楚点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白了就是越狱,人说没就没了。”初一接话。

“什么时候?”扶渊问。

“月夕之后。”常令道。

“月夕?”扶渊一愣,那时全帝最注意的就是宫里的事了,许多年前的辛秘、陛下忽然抱病……谁还有心思看好一个弱质女子?

“想来是有人接应,还真是会挑时候。”扶渊冷声道,又问常令,“八月十五的事,怎么到了冬月里才想起来回我?”

一开始是扶渊忙,他没有机会近身,久而久之,他就以为扶渊已经知道了。常令低着头,不敢回话。

还是七姑娘:“上神这就错怪小常了,这么久了,您从哪不能知道,偏偏去问他这个身陷囹圄的人?”

扶渊也知道这件事怪常令没有用——

“初一。吩咐下去,日昳时叫所有人都去大殿,我有话吩咐。”

回来这么久,他连连远殿上下到底有多少口人,从哪里来的都不清楚。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好歹先把连远殿给弄清楚。

他到正殿时,连远殿上至管事,下至扫洒都到齐了。黑压压的一片,扶渊粗略一扫,大概有百十口人。众人齐齐行礼,山呼万安,声音大得隔壁都能听见。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