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4章 醉酒(1/3)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两人都是郁结于心,扶渊这大半年来早被磨得没了脾气,而别千端是一想起城破之耻,以及被魔族追着打的经历,就气得要砸碗——他这辈子怕是还没这么憋屈过。

他们互敬一杯,又敬这敬那,一坛陈酿就这样见了底。

“明日还有正事,还是不要喝了吧。”扶渊问他,

别千端胡乱点点头,他不如扶渊能喝,早就醉了。

男人单手支颐,满面酡红,嘴里嘟囔着什么,扶渊听不清。

“仙、仙君,”扶渊拍拍他,“我想请教个事儿——”

“别叫我仙君!”别千端又拍了回来,其力气之大,把扶渊酒都拍醒了一半儿,“咱俩谁跟谁,你叫我……叫我宗一……”

“那仙君就叫我扶渊……不是,宗一,”扶渊把别千端的手拍下去,这叫他想起了在绛天城时的那一掌的血,“我想和你说,我从小,就被这些人……当宝贝似的供着。你、你先别说话,我知道自己血脉特殊,我只是不理解,到底有什么用……”

“你知道吗?连金易直那个军令都能忘的人,有危险时也下意识地护着我。可是……若论血脉特殊,我的血脉与皇室又有多少区别?北疆我去得,三殿下四殿下也去得……”扶渊把玩着手里的酒杯,声音已然有些含混不清了。

“不是血脉……”别千端摇摇头,“你是‘器’,国之重器。”

“器?”扶渊不解。

“就……就好比你的祭历,”别千端比划着,“肯能有点不恰当,因为你们两个不是一个水平的。”

扶渊有点儿不高兴:“难不成我也是把刀?”

“都说了不是一个水平的。”别千端摇头,“祭历只能杀人嗜血,但你能做的——”

他猿臂一挥:“你能扭转乾坤。”

“嗯?”扶渊总觉得这话不靠谱,“你从哪里听来的?”

“从个小姑娘那里。”别千端严肃地看着他。这目光太正经,扶渊正费劲的忖着到底是何方神圣的时候,别千端忽然哈哈大笑,笑得眼泪儿都出来了。

他这才后知后觉:“别千端!你诓我!”

“你喝醉了。”别千端摇摇晃晃地起身,本是想拉他起来,结果却一个趔趄,摔在了扶渊身上。

“你才醉了。”扶渊被他压到了伤口——这回酒全醒了,“我去叫夫人要醒酒汤,你且在这儿等一会儿。”

别千端点点头,枕着扶渊大腿就要去见周公。

好在扶渊有良心,给他找了垫子垫着,便去让外面的侍女去把别夫人请来。别夫人像是早有准备,端着两碗醒酒汤来的:“上神也喝一些,不然明儿起了头疼。”

扶渊谢过,小口小口地喝着,才喝半碗,就困得连眼皮也睁不开了。

“夫人,我……”扶渊眼前越来越模糊,话音未落,就睡了过去。

别夫人见了,忙放下喂别千端的汤碗,过来扶着扶渊:“上神?上神?”

女人先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脸,见他没反应,又狠狠拧了一下他的手臂。

少年却只是轻轻皱眉,再没别的表示。

这时候,早就“睡过去”的别千端忽然起来了,只见他神色清明,脸也不红了,像是从未喝过酒一样。

“主君……”女人低声唤他。

“出去罢。”别千端声音有些冷。

女人点点头,端了“醒酒汤”,退出去了。

别千端样貌生得很好,像习洛书一样,他天生就是一副和善的样貌,与习洛书的温润如玉的样貌不同的是,他眼底含情,不似习洛书那般威严,却在看着人的时候,能把一个人全都拢进去,眼底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深情能叫所有人都信服。

说实话,扶渊多疑,他原本没觉得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