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2章 心思(2/3)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月如期……是想防着百里恢弘?

“上神应该知道我和他的关系了,”月如期神色如常,甚至还有些笑容,“可当年亲手把他推开的是我,无论如何,我都不配再拥有他了。”

“院长……”月如期的失落,扶渊是能看得出来的,“我不明白,为何明明是好好的,就……”

这是他二人的**,扶渊却忍不住脱口而出,好在只一半就止住了话头。

“既然想和上神说个明白,便也不怕上神来问。”月如期不恼,心平气和的过了头,“只是那些十几年的旧事,如今重提也没什么意义了。且看眼前:知守的事,你愿意让百里山长掺和进来吗?”

扶渊摇摇头:“不是我不信任山长,可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险,无有必要,实在是不想让无关的人知道了。”

“那如今兵临城下,让他上战场呢?”月如期又问。

“更是不可能了。”扶渊挑眉。他知道百里恢弘虽然拳脚功夫还行,可修为不高,天资聪颖只在读书上,九重天再没人,也不至于让一个书生去前线。

“是了。”月如期叹了一口气,“可我是第一学院的院长,责任在身,国难当头,注定是不能与他同生共死的,又何苦再拖着他呢?”

“可……可是,就算是……我想院长也是愿意的。”扶渊只觉得不甘心。

他总觉得月院长的话隐隐透着什么意思,连一向口无遮拦的他也开始避讳某些东西了。

“可我希望他能好好活着。”月如期看着他,目光澄澈而平静。

扶渊忽然想起初见时月如期在驿馆前头和他说的生死,这就是月如期看不透又放不下的生死吗?

扶渊不说话了,他闷闷不乐,情绪难得的写在脸上。

“上神懂吗?”月如期忽然问,“我的意思是,上神有没有对什么人,动过心思?”

扶渊被问住了,神情微惘。往宽了说,他对许多人都动过心思,譬如年轻有为别千端,他想过给他拉倒钟离宴账下;譬如正人君子的庄镇晓,他崇敬这样的人。可这种动心思都不是月如期所说的“动心思”。

“上神还小呢,”月如期见他这样,只是微微一笑,“不理解也是正常的事。再者,上神是灵胎之资,据说懂得这种事也要比常人晚些。”

扶渊干笑两声,这不就是在说他顽石一块儿不开窍吗?师兄弟俩还真是说一块儿去了。

“可如若真有一日,上神是真动了心思,那可就不要放手了。”月如期摇摇头,嘴角仍噙着笑,不知是笑他,还是在笑他自己。

却说钟离宴,成松的感恩戴德,他一半是分给了扶渊的。

听了太子所言,滑于官场的成松亦是惊愕,他没想到扶渊竟如此好心,不计前嫌的让他重新主理兵部。

毕竟他,还有整个紫阳殿到底安的是什么心,扶渊再清楚不过。即使四殿下身在敌营,他们也还有机会。其实……紫阳殿若真是支持太子殿下也未尝不可,太子监国才两三个月,就出了这样大大的事,太子竟也能处理的这般好。在钟离宴注意不到的地方,成松已经暗暗有了新的想法。

君臣两个谈了帝都布防的各种事宜,钟离宴连堪舆图这等机密也毫不避讳,一同都与他说了,成松更是受宠若惊。久经官场的他此时也被钟离宴拉拢了,恨不得立刻就在太子殿下面前,对着曦月宝殿赌咒发誓。

二人言罢,早就过了午膳时间,钟离宴赐了膳,留了成松在曦月殿用饭。待成松用了饭后退下,方有内监上前禀告,说玲妃娘娘又来了,脱簪待罪地跪在殿外。

钟离宴听了,忍不住皱眉: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玲妃毕竟是他的庶母,总这样闹下去,也该有个了断了。

他本是想请习洛书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页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