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章无序(1/4)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折卿姐姐。”扶渊也是个没眼力见儿的,“快些上吧,我们都饿了。”

好一个上梁不正下梁歪。钟离宴腹诽,同时也发现自打扶渊回来以后,东宫的下人们就愈发的没规矩了。

“如此要紧的事情,你还有心思吃饭?”钟离宴环臂于胸,坐在扶渊对面。

“人生意义怎可辜负。边吃边聊不也一样?”有侍婢端了温水与热毛巾上来,让二人净手。

“食不言寝不语。”钟离宴叹了口气。

“那天晚上你怎么没想起这句话。”扶渊不屑道。

很快的,几样精致的小菜就被端正的摆在了桌上,尽是钟离宴与扶渊平日里的喜好。折卿上前为二人安置碗筷,捧饭布菜。

东宫里伺候的丫鬟婆子太监护院一律都是宫中拨来的,规矩严谨,行止有度,进进出出这么多人,却也只能听到衣裳窸窸窣窣与环佩叮当。

所谓边吃边聊也不过是说说而已,二人都没有一边说话一边吃饭的习惯,安静且迅速地吃完了午饭。

饭毕,又有侍女端上桌青橘水与热毛巾,供二人漱口。

“说吧,方姑姑。”扶渊把热毛巾叠好放回盘里,“她侄子姓常,叫常令。”

“哦?”钟离宴挑眉,却没有问扶渊缘由,继续说自己昨天的经历,“我昨日一早进的宫,就在宁儿的重华宫呆着,巳时三刻我打发宁儿宫里的秋锁姑娘去了一趟叠翠宫……”

“好一个打草惊蛇。”扶渊打断他。

“不是这个,自然是有理由的。成贵妃待宁儿还不错,常给她送些东西。成贵妃平日里也会带着宫里女眷们结个诗社赏赏花什么的。去年天寒,她还带头捐过东西。”钟离宴解释道。

“真不知道僭越二字怎么写。”明明是做好事,却只换得扶渊一声冷笑,“还真以为自己是后宫之主了?”

钟离宴没说什么,毕竟他对后宫的那些嫔妃们,印象也好不到哪去。

“她是……先太子生母。”钟离宴提醒道。

“知道了,以后见着她我客气点儿。”扶渊甚是不耐,“对了,你怎么跟宁儿说的?”

“实话实说。你放心吧,宁儿也是大姑娘了。”钟离宴轻声道。

“好吧,那你继续。”扶渊放下心来。

“那时候,方姑姑还是好好的,到了宫门快落钥的时候,她被发现死在了叠翠宫的小花园,中毒,初步判断是自杀。”钟离宴掏出一张纸笺,放在桌上,推给扶渊,“在她身上发现的,那个仵作以前是映川殿的门客。”

“没错,就是这种。”扶渊轻轻拈起纸笺,轻嗅一下,又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越来越顺利了,希望那个人给我们指的,是正确的答案。”

“嗯,接下来把那太医叫来?”

“关于方姑姑,我还需要了解几个细节,她中的什么毒?参商散要和燕窝混在一起,时日长了才会致死。还有,具体死亡时间?还有,成贵妃那边怎么说?以及方姑姑自杀的理由?”

“砒霜。仵作判断是死后不久就被发现了,虽然她死在一个极荒僻的地方,但叠翠宫每日都会有人巡逻。成贵妃说她因为不喜那些菊花,责备了方姑姑几句,现在吵着闹着要搬走,说叠翠宫风水不好。”

“这样啊……”扶渊捏着下巴,“成贵妃那个脾气,方姑姑受了这么多年了,也不至于因为打骂几句就去寻死。那个纸笺也看不出什么毛病……看来是幕后那个人,催促我们要快点了。”

“此话怎讲?”钟离宴仍是不解。

“没有留下一点线索,直接弄死了一个嫌疑人……对了!你这东宫安全吗?”扶渊一激动,直接站了起来。

“一惊一乍,怎么不安全?”钟离宴略带责备的看了他一眼。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