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8章 夜凉(1/2)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天时院。

大部分的学生,包括庄镇晓在内,都还在玄山没有回来。百里书院的院监夫子掌案们几乎全都回来了,不分场合的围在百里恢弘床头,有放声大哭的,有默默流泪的,总之在外人看来活像哭丧,月如期现下想挤到前面去看一眼百里恢弘都困难。

不知怎的,这群人一致认为他们山长是被月如期搞成这半死不活的样子的,所以看月如期的目光一直怀有敌意。月院长也早就解释过,这一下子是扶渊上神干的,因为如果是自己绝不会这么没有分寸。百里书院的都是一群文弱书生,只敢瞪一瞪月院长过过眼瘾,真想为山长报仇的实际行为是从来不敢。

好在月院长生的好,百里书院几个三观跟着五官走的学官已经开始动摇了。

月如期的寒症好得差不多了,以前急着让扶渊学的帝都堪舆图被晾在桌案上许多天也再也没有看一眼。他白日里去看百里恢弘要被人盯着,干脆就晚上来看——月如期觉得自己是看在百里恢弘的面子上对百里书院这群书生们太客气了,不教训他们一顿都不知道这块地皮到底姓什么。竟然在自己的学院里如此小心翼翼,还真是可笑。

百里恢弘房里的灯早熄了,月如期悄悄进去,轻轻扣上了门。

连着几日都是阴天,好在今天放晴了,皎洁的月光洒在百里恢弘脸上。头发披散、满脸胡茬,怎么看怎么可怜。

“云杪,”月如期在床头坐下,轻声叫他,“你怎么样?”

自然是无人回应的。月如期仔细端详着他的脸,想看清这现年来他身上所有的变化。结着厚茧的手轻轻掠过他的脸,向后脑扫去。

扶渊上神这下也太狠了些,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要把他打晕了带回来?

其实不问他也知道。

百里书院的人说百里恢弘因为他才变成这样的,其实一点也不错。

“云杪,时至今日,想来你如今就是醒着,也不愿再和我多说什么吧。”满是厚茧的手轻柔的擦着他的胡茬,“无妨,师兄对不住你。可……我有许多话想对你说。”

这十六年来的亏欠,从小到大的遗憾,他都想今日对着昏迷不醒的人说个明白。

月色温柔,花影婆娑。

“我这辈子最大的幸事,就是能被师尊看中收入门下,然后遇到了你。”月如期声音很轻,语调悠远,“你呢?你这辈子最不幸的事,就是遇到我吧?”

他轻声笑了:“其实也不能这样说。你错在不该主动招惹我,我错在……”

他想了一会儿,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时候对他动了心思。

“也不能都说错吧?”他自嘲一笑,“相识一场、纠缠一生,临到头只剩了个错,那我们俩这一辈子算什么?”

躺在床上的百里恢弘眉峰紧蹙——是给疼的。

“云杪,我们算什么呢?”月如期终于悲从中来,“我们碌碌半生,一事无成,还亏欠旁人许多;我们少时相倾,彼此爱慕,到现在却什么也不剩——你有想过吗?”

“这十六年,我一直都念着你。许多次,我不由自主的,就想和镇晓他们提起你。我想告诉他们,他们有个嫡亲的师叔,他们的师尊有一个藏在心底的人。可我一想起你,就是思念万分,愧疚万分,悔恨万分。我什么都不能给你,反而夺走了你的一切。”

短短十六年,并不足以改变百里恢弘的容貌,可月如期看着,还是觉得他变了好多。

“其实我很想问问你,是什么让你坚持了这十六年,坚持不懈地从绛天城到帝都,千里迢迢从书院走到我的面前;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让你这十六年的坚持、半辈子的寄托,说放下就放下了。”月如期顿了顿,忽然问,“你还爱我,对吗?”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