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7章 天选(1/3)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扶渊回到帝都,见了等在月下的钟离宴诸人,一见面什么话都没说,撑着地就吐了。

他这一天什么也没吃,吐出来的自然都是酸水。众人看他这样翻江倒海,以为是晕传送阵,连忙架起来送到医官处,扶渊被钟离宴架起来,还挣扎着指向默默流泪的徐西坞和抱着琵琶瑟瑟发抖的田水月:“都、都送到连远殿……呕……我的人,谁也不许动。”

钟离宴扫了眼地上那两人,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组合,吩咐人都按扶渊说的,便送扶渊去二爷那儿了。

至于百里恢弘,早就被月院长给接走了。扶渊没什么分寸,敲的那一下太狠,大夫说百里恢弘至少要躺个一两天才能恢复意识。一时间,月如期也不知是要找扶渊算账还是要谢谢他了。

钟离宴送扶渊回去后,又回到了东宫处理了许多事情才歇下。他放心不下扶渊,一有时间就去了连远殿,扶渊还在吐,钟离宴看他的样子,都要把胃给吐出来了。

“扶渊?”钟离宴轻轻给他拍着背,焦急地问二爷,“到底怎么回事?”

二爷只是摇摇头,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

“阿宴,阿宴,”扶渊喘着粗气,唤他,手撑着钟离宴的手,“钟离宴,你不知道,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钟离宴忙问。

扶渊神色只有半瞬清明,一难受又吐了起来,二爷强给灌了药,也是吐出来的多。二爷还想拿药,却被扶渊拉住了,他似乎是神志不清,一会儿叫着二爷,一会儿又叫二哥。

钟离宴只顾着着急,督促二爷想办法。二爷却道他是太累了,是心症,只能任由扶渊拉着,见缝插针地安慰几句。

“怎么回事……”钟离宴喃喃。扶渊身上的伤太复杂,不知怎的,好多伤似乎都是被人给抓伤咬伤的,其他的除了肋上有淤青,肩上有血痕,便也没什么太重的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钟离宴陪到天色将明,便在小内监的催促下回了曦月殿上朝。绛天城防线破了,魔族大军肆虐南下,帝都又收留了如此多的灾民……有许多事都等着他一个人去处理,等他一个人拿主意。

钟离宴也曾怨过,若是他的决定对了,这些功劳也是全落到提出的人,落实的人身上,似乎没人会想到他这个年轻的太子。而当他选错了,这群人也只会说是他太过年轻、没有经验而导致决策失误,不懂得审时度势……

可他现在不能怨,若想护着九重天,护着千万子民,他就一步也不能错。扶渊已经倒了,挽狂澜于既倒,现在就看他了。

绛天城破,好在未波及到百姓。别千端并没有遵旨回京,而是给钟离宴上了请罪书,率着三千残部南下,阻挡魔军,为帝都留出更多的准备时间。

虽然匆忙,但钟离宴也知道扶渊与百里恢弘莫名其妙去了绛天城,以及绛天城防线被破一事其中大有文章,可现在百里恢弘被扶渊敲得不省人事,扶渊自己也病着,别千端又在被魔族追着打……唯有绮怀君,负荆请罪和弹劾他的折子几乎是同时送到钟离宴面前的。

虽然绮怀君有过,但此事也不能妄下定论。钟离宴当即决定先给绮怀君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具体的还要等别千端回来之后才能下定论。

还有扶渊带回来的两个人,钟离宴也颇为在意。

下了朝,看了几个紧要的折子,钟离宴就去了连远殿。扶渊不吐了,又烧了起来。周二爷又要照看陛下又要看顾扶渊,在曦月殿和连远殿两头跑,累得几欲吐血。钟离宴帮不上什么忙,便让初一叫了那两个人去偏殿,分别问话。

第一个是徐西坞,是吴蠡的准女婿。此人很可疑,说不定扶渊把他拘在连远殿就是因为他有嫌疑呢;下一个是田水月,钟离宴第一眼就觉得这个妖娆样子不太妙,结果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