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6章 真假(1/4)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同尘这么晚来,可是有什么急事?”扶渊笑眯眯地跨进花厅,开门见山。

“上神。”周同尘起身行礼,看见他一身黑色短打,心中奇怪,“您怎么这幅打扮?”

扶渊着急,把祈知守抬进里屋就匆匆来了,没顾上换衣服:“一会儿想出去一趟。是外面出了什么事么?”

周同尘知道他着急,也不绕弯了:“上神,下官有一事相求。”

这么好一个机会能让周同尘欠他一个人情,扶渊自然乐意:“什么事?说罢。”

“本是家事,不该扰了上神清听。”周同尘叹气,“可如今这般局势,咱们还是谨小慎微为妙。”

扶渊已经猜到了周同尘十有**是在家里混不下去了来找他帮忙,他静静听着,看眼前这个饱读圣贤书的人能说出什么样的大道理来。

“前日,云都又送了聘礼来,家母这些年不理中馈事务,便把这些琐事都交给了家父的妾室胡氏。而胡氏见钱眼开,逆着祖父的意思收了聘礼。虽说家丑不可外扬……唉,实不相瞒,家父宠妾灭妻之事想来上神亦有所耳闻,父亲偏宠胡氏,也忤逆祖父的意思,家里正为这事闹得不可开交呢。”

“确实是你文山殿的家事,我不好说些什么。”扶渊委婉道。

“上神细想。”周同尘并不气馁,继续道,“若周、云两家结亲,便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胡家是皇商,想是攀了文山殿还不够,又要去攀他遮月侯府。只是,谁知他遮月侯安的是什么心思?祖父也是出于这层考虑,才不同意这门婚事的。”

“说来你也是为着周师姐。”扶渊叹道,“不愿她远嫁云都。”

“没错!”时至今日周同尘仍是气愤,恨不得立刻就朝着遮月侯脸上狠狠来那么一下。

“我知道了,此事的确不是简简单单地男婚女嫁了。”扶渊又想起来云垂野和他说的,他求娶周师姐也是不得已,“你且放心,这事我一定帮你。”

“嗯。”周同尘点点头,“多谢上神,那下官先告退了。静候上神佳音。”

他半真半假地与扶渊说这些话,竟十分心虚,秋高气爽的日子,又是夜里,背上竟也沁出了细密的汗珠——无妨。他安慰着自己,想让心绪平复下来,这番话说得巧妙,即使是到了文山殿,上神也是看不出什么;再者,朝中支持太子殿下的人可不少,祖父的担心,实属是有些多余了。

扶渊不知周同尘的这些小心思,送了他出去,便急匆匆地折回去寻祈知守了。

——扶渊看着与自己相差无几的脸庞睡得毫无形象可言,连哈喇子都流了一摊,只得掏出帕子替他擦了。挺影响自己形象的,扶渊想。

略略收拾之后,他不再多想,提着祈知守去了嘉兴楼。

自那日他遇刺,嘉兴楼这一片儿就萧条了许多。达官显贵们爱惜羽毛,生怕和自己扯上关系,早就避得远远的了。

好好的地段就这么荒废了,扶渊都觉得可惜。

半大少年说重也不重,说轻巧也没轻巧到哪里去。扶渊到他们后门时,已经是气喘吁吁,双臂发酸。走到楼下一抬头,里头似是没人。他想了想,把祈知守放在地上,兀自打量了一会儿。

三层高的小楼至今门窗上还贴着封条,月余无人打理,朱门绮户都蒙了尘,月亮透过蛛网,极力地向人们照亮这里曾经的夜夜笙歌。

“呃——有人吗?”扶渊绕着嘉兴楼走了一圈,便翻墙进了院子。里面到没有外面看起来那么破败,不过也是今时不同往日了。他打量了一圈,没感觉到有什么气息,便径直走到楼门前,研究着上面的封条,看看怎么才能在不破坏它的前提下过去。

封条上写着他看不懂的符咒,扶渊指尖刚触到那封条,就像被烫了一下缩了回来。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