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2章 来历(1/4)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习妍愕然。

渊哥哥养的那对儿鹦鹉?这有什么好要挟的?

“好。”习妍应下,“可臣女怕五殿下不守信用,届时落得个与小渊哥哥反目,又换不来钟离宁的结果。”

“你想要个保证?”钟离寒霁比钟离宁还要像钟离宴,可脸上神情却是钟离宴从未有过的,淡漠的眼里满是淡漠,“可是,凭什么呢?”

习妍没想到钟离寒霁会这般态度,刚想要挟她,就听得那人道:

“郡主没资格和我提条件吧?大不了咱们挣个鱼死网破。”钟离寒霁起身,居高临下地审视着习妍,“再说了,仅凭郡主一面之词,怎就能把宁儿妹妹的死算在我身上?”

“你——!”习妍柳眉倒竖,一拍桌子,也站了起来,与钟离寒霁对峙。

“这里是去锦宫,不是你映川殿,”钟离寒霁似笑非笑,冲着习妍,轻轻拢起了五指,不知是要抓住什么,“郡主谨言慎行。”

“……五殿下放心,三日之内,必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习妍咬牙切齿地咽下了这口气,心想来日必定得把这口恶气都撒在钟离宁身上。

习妍离开去锦宫后又去了一趟重华宫,和钟离宁说了一会儿话便回了相府。

关老将军与两位皇子离京那日,帝都下了不小的雨,天也阴沉沉的。雨珠从富丽堂皇的飞檐上滑出,形成一道道水线,如同美人珠帘。

潇潇暮雨,一番洗清秋。

钟离宴与钟离宁都来送了,只有钟离寒霁称病不出,不过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扶渊跟在钟离宴身后,初一给他撑着伞,他们谁也没说话。

快九月了,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关将军一行人早就没了踪迹,钟离宴却还立在楼头,雨停了,他的手擦过女墙上的水珠,把它们扫下危楼百尺。

直到天色昏暗,折影才出言提醒。钟离宴回过神来,看到身后仍立着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正是扶渊与钟离宁。

“从今往后,这皇宫内外,乃至——天下,都要由我一个人拿主意了。”钟离宴看着他们,声音和着水声淅沥与暮霭沉沉,“也要由我一人担责任了。”

“二哥……”扶渊逆着霞光,一时看不清他的脸庞,只有微弱的光线潦草勾出钟离宴的轮廓。

“哥哥,不怕。”钟离宁上前一步,拉住他的手,“不管怎样,你都还有我、还有小渊哥哥,我们是一家人,亲兄妹,我们绝对不会离开你的。”

钟离宁年纪尚小,她不会懂什么是世事艰险,才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钟离宴听了,也是一笑了之。

“二哥,之前的事是我太着急了些。”扶渊看着钟离宴,“我以后听哥哥的,我会陪着你,护着你。”

“嗯。”钟离宴点点头,拉着他俩下去了,“我岂能不知你的心思,无非是担心我。可你也该想想,若真是老五因为你的话死了,以后难免遭人诟病。”

“二哥说的是,”扶渊点点头,“你以后住在宫里,一定要万事小心,宫里不比东宫,人多,心思也杂。”

“渊哥哥放心,我会照顾好二哥的。”钟离宁道,拍着胸脯给扶渊打包票,“我给他安排的都是我身边用惯了的老人。”

天盛十七年年九月,天帝不豫,太子监国,移驾曦月殿。

扶渊回去时,天已经黑透了,可初一还是远远地就看到了十五站在玉兰树下,正焦急地张望,看到了他们的车子,还匆匆地跑着向前迎了几步。

“怎么了?”扶渊来不及下车,挑开车帘问十五,“夜深露重,怎么也不多加件衣服?”

“您可回来了!是郡主来了,下午就来了,等您到现在!”十五顾不得自己,跟着马车跑进连远殿,“定是什么要紧事!您快去看看吧!”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