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章常令(1/3)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一觉醒来。

天已大亮。

窗外的阳光很是刺目,扶渊眯眼望去,看到一个削瘦的背影,在摆弄着桌子上的瓶瓶罐罐。

扶渊不禁苦笑,好生熟悉的场景。

“那个……咳咳……”扶渊挣扎着起来。

“上神醒了?您先用些饭,然后好把药吃了。”那太医对扶渊倾身一礼,便出去端了早饭过来。

清粥小菜,尚且温热,倒也可口。

“二爷的手艺。”扶渊赞道,“对了,二爷呢?”

“回上神,师父在院里练剑呢,我去请他过来。”年轻人对他向来是神色恭谨,无丝毫怠慢。

“哎——不用不用,“扶渊拉住他,“我就是无意思想找个说话的人,就不烦他老人家了,你忙你的,就便儿陪我说说话行么?”

“是下官的荣幸。”他腼腆一笑。

“我叫扶渊,你呢?”扶渊的名字九重天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这么说,只是为了表示一下对对方的尊重。

“下官常令。”他倒也不客套,绕到桌子后继续整理那些药瓶去了。

“令者善也,好名字。”扶渊看着他,希望能从他脸上再看出来些什么。

“上神谬赞。”无奈常令生性谨慎讷言,又是医官,什么也没叫扶渊瞧出来。

“常兄,咱就别下官上神的了,”扶渊笑道,“我同你师傅一样,也从来不拘于这些虚名。”

常令笑笑,应了声是。

“你在太医院多久了?又是何时拜入二爷门下?以前常常听二爷夸你,说你日后定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扶渊放下粥碗,就要喝药。

“再等一等,过一刻钟再吃药。”常令拦住扶渊,收了粥碗。他见扶渊没什么架子,自然也放松了许多,“其实也没师傅说得那么厉害,师傅他老人家什么脾气你也知道,喜欢就说得夸张些,不喜欢就骂个狗血淋头。我在太医院十五年了,起初只是个打杂的,后来……因为您的事情,我才忝列门墙的。”常令觉得有些抱歉。

“哦,那不用谢。”扶渊挥挥手,表示他毫不在意。常令不需要抱歉,至少在这件事上,“不过我倒是有些意外,二爷这个性子,倒会收你这样板正的弟子。你不知道,当年我求二爷收我为徒,他都不肯,嫌我没个长性,软磨硬泡好长时间,也只是教了我些皮毛。”

“哪里是嫌上神,想来也是碍于您的身份。”常令微笑,依旧腼腆。

“嗨,他怎么会在意身份。不过爱怎么着怎么着吧。我当年也是想着技多不压身才想着学的,结果现在,真是快久病成医了。”扶渊也笑,放松地与常令说闲话,“话说常兄你是哪里人,我听着口音像天南人。”

“我是云都人,的确是南方。”

“唔……云都……对了!”扶渊眼睛一亮,“云都遮月侯!听说遮月侯与二爷的医术不分伯仲,你该不会是……”

扶渊的那些丰容丹,就是在遮月侯那里死皮赖脸软磨硬泡得来的。

“没有没有,上神你想什么呢。”常令急红了脸,“我就二爷一个师傅。不过当年太医院优先录取我,的确是因为我来自云都。”

常令最后一句放低了声音。

“哦,这样啊,”扶渊到不甚在意,他往后一靠,歪在榻上,仰头看着房间的吊顶,“不逗你了,说正经事。你可知我昨日为何要羊入虎口然后落得一个如此凄惨的下场?”

“……不知。”光听扶渊的形容常令就觉得无法回答,但隐隐的,他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我来救人。”扶渊道。

“救人?”常令松了一口气。

“是啊。”扶渊转头,直视常令的眼睛,“我来救一个,前日帮人毁尸灭迹,马上就要被灭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