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9章 龙抬头(1/4)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扶渊醒过来时,天才蒙蒙亮。其实他倦得很,但这一晚他睡的过于安稳踏实,踏实的令他不安。扶渊艰难的撑开眼皮,便看到一个逆着光的高大身影坐在他床边,正助他调理内息。

“……舅舅?”扶渊迷迷糊糊地叫了一声。

欸?不对,哪来的舅舅?!昨天陪着自己的明明是庄镇晓!

扶渊瞬间清醒,猛地坐起来,正对上庄镇晓同样惊异的脸——扶渊也很纳闷儿,他昨天究竟是出于什么心理,才把这个大冰坨子硬生生地留在房里一晚的?

可能就是太迷糊了,做事不过脑子。

庄镇晓的神色只是有一瞬的变化,转瞬间就恢复如初:“上神先躺好。”

“师兄……你是一宿都没睡?”扶渊看着庄镇晓的脸色,心里不安起来。怪不得,他夜里睡的这般安稳。就因为自己意识混沌时的随口一句话,竟害的人家彻夜不眠,“我没事了,多谢师兄。你也休息一会儿吧,别累坏了。”

庄镇晓似乎是真的累了,也不推辞,翻手收了势。只是他没有按扶渊说的去休息,就坐在扶渊床边,安静的看着他,什么话也不说。

庄镇晓也是个实在人,扶渊想。

两个根本就没见过几面的人相视无言,气氛竟然意外的好,两人都没有丝毫尴尬。

这么好的氛围,向来都是由扶渊打破的。

“庄师兄,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扶渊神色既严肃又激动,他一把捉住庄镇晓庄的小臂,道:“师兄,前两日月夕宫宴,遮月侯和我说,他其实不想娶周师姐的,他说他是形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

庄镇晓没有想到他会突然扯得这么远,愣怔片刻才意识到扶渊在说什么,神色冷峻更甚:“形势所迫?形势所迫就可以拿旁人的终身大事开玩笑?!再者,他堂堂遮月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有什么不得已的?”

自然是那些生意上的事情。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庄镇晓在天时院清修十几年,这句话他自然读过,但却从未能体会其中的奥义。

扶渊虽然懂,但也觉得终身大事马虎不得,感情这种东西,又怎能当作利益的筹码。那晚二人花前月下,倾盖如故,扶渊以为,他和遮月侯以后能算是朋友了。可那天夜里一碗好喝又带毒的汤,却教扶渊看不透他。

也是,一千来岁的人,哪是能说看透就看透的呢?

想到那碗汤,扶渊不禁又伤感起来。

庄镇晓虽然没有扶渊那么多心思,但也不是榆木脑袋,况且他向来有一说一,便疑惑道:“上神为何会突然和我说这些?”

问得扶渊额生冷汗,没心思伤感了。

“呃——我就是听人说,师兄和师姐感情很好,我看同尘这几日整天唉声叹气,师兄与师姐亦是情同手足,想来师兄也是替师姐发愁,愿意帮师姐的。”

不知为什么,在庄镇晓面前撒谎,他竟然有些心虚。但这个谎整体看来还是很有水平的,回答的自然,挑不出什么毛病。

庄镇晓的眉头却蹙了起来。

扶渊也意识到了自己说的不对,若有人把他和他喜欢的姑娘说成“情同手足”,他也会不高兴的。

他刚想再补几句,解释一下,可转念一想,他若说破了二人的关系,那事情岂不是会更麻烦?他答应过周同尘要对此保密的。

但实际上庄镇晓想的却不是这些。扶渊上神听谁说自己和周师妹感情很好?他一直都很注意和周师妹保持正常的距离,怕被人议论了去,有损师妹清誉,平时送信也是拜托周同尘,除此再未做过什么越界之事。就连他最敬重的师尊,亦是不清楚这件事情的。

“上神是听谁说的?”心里虽担忧,但庄镇晓的神色依然无甚变化。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