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4章 秋分(1/4)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咳咳咳咳——!”

药汁又苦又烫,扶渊呛了嗓子,咳得惊天动地。

“这么喂不行,你得嘴对嘴。”似乎是二爷在说话。

“这不好吧……”扶渊微微睁眼,看到钟离宴坐在自己面前,端着汤药发愁。自己仍在天帝的寝殿里,窗外秋风萧瑟,并非什么草长莺飞二月天。

“什么嘴对嘴,不行!绝对不行!”扶渊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醒了自己喝!”钟离宴见他醒了,把药碗往前一推,再抬眸一看,却发现扶渊死死盯着自己,面色复杂,不知道他是想哭还是想笑。

“你怎么了?”钟离宴被他盯的心里发毛。

“你刚才怎么给我喂的药?”扶渊语气不善。

钟离宴以为他怪自己把药汁洒在了他身上,便不悦道:“本太子给你喂药就不错了,你还挑三拣四。”

“那你也不能嘴对嘴……”扶渊欲哭无泪。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嘴对嘴了?”钟离宴瞪他一眼,不由分说地把勺子摔在案上,“赶紧喝,喝完了再算你不跟我说实话的账。”

“告诉你你能怎么样?你能治吗?”二爷插话道——他还气着呐。

扶渊还在回忆着方才那个梦,别的他记不清了,但他唯一能确定的是,抱着他与他腻腻歪歪还嘴对着嘴渡药的,是个男子!

原来自己喜欢男人?扶渊有些绝望,他以前看过本书,上面说真正的爱情是不分年龄性别和种族的,甚至可以跨越生死。一直以来,扶渊对这句话都是奉为圭臬不明觉厉的,但现在,他是真真切切被自己给震撼到了。

那男人是谁?

自己什么时候和他搞上的?

自己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竟然会做这种梦?

扶渊越想越羞耻,连忙端起药来掩饰。

药很苦,和梦里的一个滋味,刺激着扶渊去回想那个模糊的梦,他记得……月院长……月如期?有求于自己?他都没见过月如期,哪里会有这码事儿。扶渊很确信那段腻腻歪歪的梦并非来自自己的记忆,可那声“小渊”却是真真切切的,在他的脑海里盘桓不去。

难道是自己的臆想?扶渊觉得自己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二爷收拾好东西,提着药箱走了过来:“暂且是压制不住了,以后就什么时候发病了什么时候找我。再给你置一味药丸,平时就吃那个抑制。”

“……麻烦二爷了。”扶渊点点头。

“你还知道麻烦我哪!”二爷把药箱重重往春凳上一砸,“你昨天都吃什么了?如实招来!”

“没什么特别的啊,昨儿宫宴?”扶渊疑惑道。

“那不可能,是我亲自验的。”周二爷面无表情,他最讨厌别人质疑他的能力。

扶渊忽然有一个很不好的想法。

他对钟离宴道:“你把十五叫进来,我有个东西,想叫二爷来验验。”

昨晚他喝汤时,觉得那汤很是好喝,就趁云垂野不备偷偷藏了一碗,想帮连远殿的掌勺师傅偷个手艺——扶渊在心里默默祈祷,是谁都好,千万别是他。

不一会儿十五就把汤拿来了,二爷一看,也忍不住夸赞这人做饭的手艺实在是高。

二爷在天帝寝宫里用帘子隔出了一个小隔间,他从里面验那碗汤,扶渊就问他蛊毒的事。

“……你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周二晃了晃手里的汤,“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云家那帮孙子,还真有可能。”

扶渊:“那二爷对蛊了解多少?”

“除了它来自云都,其他一无所知,不过这就足够了。”二爷义正词严。

扶渊:“……”

合着就是单纯对云垂野以及云家的不满啊。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