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章 二爷(1/4)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晨光熹微。

二人各有各的心事,皆是一夜未眠。眼看着天就要大亮,扶渊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一骨碌坐起来,抬脚就往钟离宴屁股上踹。

“诶呦!你干嘛!大清早发什么疯!”钟离宴险些被扶渊踹下床,他借势滚到床边,撑着床板坐了起来。

“你可立了誓了,给我买酒。瞅瞅现在都几时了?”扶渊昂着头,一副讨债模样。

“哎——小渊,我突然发现,我虽然说给你买酒可并未说明何时付清啊。”钟离宴笑逐颜开,及其无耻。

“你……”以往都是他这么耍钟离宴,如今风水轮流转,令扶渊哑口无言。

二人打打闹闹的起身洗漱,那领事的宫女折卿见了二人的黑眼圈,打趣道:“殿下与上神该不会又聊了一宿吧?瞧这一个个都像熊猫似的。”

二人笑笑,都有些勉强。

“可有头绪了?”钟离宴悄悄问道。

“最笨的方法,去太医院查当年参商散的单子……但不排除凶手在宫外请高手的可能。不过现在还有当年的记录吗……你今天有时间吗?咱俩进宫一趟。”扶渊道。

“有,那东西百年后会销毁一次。不过今天怕是没时间,但咱俩都得进宫。”

“为何?有什么事么?”扶渊诧异道。

“今天有为你接风洗尘的宴会,忘啦?别想着不去,主角是你,你总得露个脸。”钟离宴摆出了兄长的架子。

“……唉,行吧。那咱们趁机溜。”扶渊只觉得好笑,明明他只比自己大个几天罢了。

“好。”钟离宴应下。

既然是迎接扶渊的宴会,自然有人轮番敬酒,钟离宴怕扶渊醉酒误事,帮他挡了不少酒,结果扶渊没什么事,钟离宴倒是醉的七七八八。

“你莫不是忘了,我酒量还可以,再不济也比你强。”扶渊架着钟离宴,已然从宴会中溜了下来,“往哪边走?”

“我不过是怕你还在吃药,沾不得酒。嗝……嗯,你不会在沁水也没断过吧?”

“怎可能?”扶渊暗道此人喝成这样都能猜对,当真厉害,“太医院怎么走?”

“这边……呃不对,那边。”

钟离宴领着扶渊兜兜转转,不知经过了几次御花园。扶渊干脆放弃他,找了一个宫女带他们过去。

太医院。

“他醉成这样有些不认路,我也不大认得。莫名其妙就转到这里来了,麻烦先开服解酒的方子,煎了给他服下。”扶渊吩咐前堂的太医们,又问道,“周先生在吗?”他问的是专门给他治病的那位,文山殿周家二爷。

“回上神,今日周先生不在。但昨日他来过一趟,拿了些药材,应该是为您配药所用。”一位年轻太医恭谨道。

“这样啊……那有劳诸位,各自忙吧,我带太子殿下去偏房休息,药煎好了直接送去就行。”扶渊吩咐道。

“恭送上神,恭送太子殿下。”众太医皆是恭谨地行礼。

药不一会就送来了,扶渊给钟离宴服下,须臾,钟离宴就清醒了不少。

“厉害,”扶渊闻闻碗里剩的汤药,“这都什么药,这么厉害。”

“管他呢。你跟他们说了没,咱们要查档案的事。”钟离宴接过药碗,把里面的苦药汤子一饮而尽,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看得扶渊好生佩服。

“当然没有啊,万一打草惊蛇怎么办?万一太医院里也有他们的人呢?”扶渊也不是傻的。

“有理。”钟离宴环臂于胸,“那咱们偷摸去,那地方有禁制,先研究研究怎么打开。”

二人说干就干,他们偷偷溜到堂后的档案阁,果然发现了禁制。

“你说周二爷有没有钥匙?”扶渊问道。

“应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