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章 终于醒了(2/4)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不见,又怕他被关了这么久,情绪不佳,便请他进来了。

“听闻太子殿下最近身体有些不适——”见过礼后,常令匆匆说了自己的来意。

“你消息倒是灵通。”扶渊轻笑。

“呃——”常令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他听说太子殿下病得很重,甚至有性命之忧,但扶渊却笑得这般轻松——他当然知道扶渊与钟离宴的关系,难道已经解决了?

“小人……小人只是……有些担心殿下。”常令低下头,不敢迎上扶渊的目光,他说的担心,又有谁会信呢?

“谢谢,阿宴他已经没事了。”扶渊敛去笑容,“不过阿宴这般……也与当年害娘娘的人有关。我在调查这件事情,如果可以的话,能否请常兄助我一臂之力?”对于常令这种人,不需要那么多的弯弯绕绕,开门见山就好。

“我、我可以吗?”常令猛的抬头,正好迎上了扶渊的目光,沉静的让人心惊。常令又不知所措的低下头,一揖及地:“多谢上神给我这个赎罪的机会!”

“那就多谢常兄了。”扶渊笑着扶他起来,“一会儿我出去办些事情,常兄在连远殿等着就好。有事我自会找你。”

“唔……若是上神不嫌弃,小人愿意当您的侍从,为您鞍前马后!”常令拍着胸口,像是鼓足了勇气,脸都憋红了。

扶渊就那么瞧着他,眼含探求,常令迎上他的目光,脸更红了。唉,扶渊叹气,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利用的人呢。

“侍从就免了吧,鞍前马后也不必,让你做侍从太过屈才,再者,以现在我的能力,在外面可能保不住你。嗯……常兄若是无聊,可以托人去兰台拿书来看,用我的令牌。”

“是……但凭上神吩咐。”

常令站在玉兰树下,目送扶渊离开,一颗心仍是砰砰狂跳。紧张,激动,更多的是愧疚,不安。引起这一切的,不仅仅是因为扶渊,更是因为他自己的良心。

他不能再错下去了。哪怕万劫不复,他也要赎清自己的罪孽。

等扶渊早已不见踪影,常令才转身回去,他琢磨着扶渊的话,什么叫“在外面可能护不住你”?是怕他身份败漏吗?还是……他忽然想起扶渊以往提到过有人想杀他灭口,以及扶渊此番归来的虚弱与憔悴——扶渊去边关的事情早已昭告天下,他自然也知道。难道上神已经……没事的,上神应该不会只身去什么危险的地方,再说了,这里可是天子脚下,谁敢把扶渊怎么样呢?常令安慰着自己,可心里还是隐隐担心。

因为,就算是天子脚下,也会有着见不得人的勾当,就好比有阳光那么一定有影子,阳光越强,影子便越黑暗。就比方说,那个和魔族勾结却深藏不露的嘉兴楼。

扶渊此时就站在嘉兴楼下,只身一人,摇着折扇,眯着眼打量这个举国上下趋之若鹜的地方。折扇是街边买的,扇面画着青绿山水,和他今天这一身衣服很搭。

嘉兴楼是一座三层高的小楼,装修的富丽堂皇,给人一种恶俗的市侩感。

看了半天,扶渊也没看出什么问题,他抬头看了看天色,便平静地走了进去。

天时院的孩子,应该会很守时吧。

“公子一个人?可有预定?”刚进店便有人迎上来,殷勤的恰到好处,既不会让人觉得厌烦,也不会觉得受了冷落。

“没有,就我一个。”扶渊拿出自己的腰牌,甩给店小二,“麻烦一个包间,两坛梨花酿,再送些下酒的小菜上去。”

“原来是扶渊上神——”扶渊扫了他一眼,那人便恰到好处的压低了声音,“小店有眼不识泰山,怠慢了贵客。您里边儿请!”

扶渊不动声色,甩甩扇子,跟着小二上了楼。

他听说这嘉兴楼门面虽然恶俗的紧,里面雅间却是各种风格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页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