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章 终于醒了(1/4)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卯初。

折卿看着扶渊冷汗淋漓的样子,不免有些担心。她取了温水与干净的毛巾来,想为他擦拭干净。谁知毛巾刚刚沾上扶渊的额头,他就醒了。扶渊忽然睁眼,看着屋顶,神色清明,不像是被惊醒的样子。

“上神……”扶渊闻声扫了她一眼,那个眼神,不太像看一个活人。

“……您不舒服吗?”折卿被他的眼神吓得一顿,收了手,鼓起勇气问道。

“没事,”扶渊撑着寂历坐起来,“阿宴怎么样?”

“回上神,殿下还在睡,没有什么异常。”折卿俯身恭谨回道。

“你去照顾阿宴吧,有事立刻叫我。”扶渊揉了揉太阳穴,“我去洗个澡,然后去折影那边。”

扶渊的冷汗浸湿了衣服,单薄的里衣紧贴在背上,白皙的肤色若隐若现。折卿见了,便去给他取了钟离宴的披风,道:“秋里露重,上神当心身子。”

“嗯,多谢姐姐。”扶渊微微一笑。

片刻后,扶渊泡在东宫宽敞的浴池里,心里感慨万千:有钱,真有钱,真是太有钱了!想不到东宫面上弄得颇具皇家威严,正儿八经中透着一丝朴素,表达了太子殿下的皇室正统以及忧国忧民爱民如子——感慨归感慨,太子殿再怎么奢华,也是天帝修的。想到这里,扶渊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原来陛下也会像那些大臣似的,为孩子做这种文章。

很可爱呢。

扶渊又想起了自己的连远殿,其实到目前为止,也只是收拾了正殿与他常住的阁楼而已。而今他一个多月未曾回去看一眼,估计连正殿与阁楼都荒了。他本来想在偏殿弄出一间书阁,后来又觉着自己藏书再多,也多不过兰台,便改了主意,想弄成个花圃,种些娇贵的花儿。

生活如此美好,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扶渊又感慨了一下,便不再留恋这个温暖的浴池,起身擦干身子,套了衣服,就去寻折影了。

也许是这寒毒的缘故,扶渊总是做噩梦。还不像有的人做了噩梦惊醒过来,再也睡不着;他是被梦魇魇住,很难清醒过来。待一梦方醒,往往是心神不宁四肢无力冷汗淋漓,像是大病一场。梦大多是不真切的,他不仔细去想,也就想不起来了。不过,何必去费心想那些呢?眼下还有那么多事要办,何必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再者,就算自己有时间,也是去做一些有趣的事情,继续沉浸在梦里,岂不是在折磨自己?他可没有这种爱好。

待扶渊从折影处回来,天已大亮。钟离乾与习洛书朝会未归,倒是习夫人带着习妍与钟离宁早早来了。二爷则是姗姗来迟,只比天帝他们早一点儿。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扶渊撂下茶盏,“小神都打算亲自去府上请您了。”

“哼。”二爷冷哼,把药箱重重摔在扶渊放茶盏的桌案上,“还没过人家门呢,就摆出一副太子正妃的架势,你要不要脸?”

“多少钱?”扶渊不以为意。

“什么多少钱?”反倒是二爷被问住了。

“你问我要不要脸,我问你多少钱。”扶渊摊手,一脸无辜,“所以你到底卖不卖?”

“……臭不要脸!”二爷气冲冲的搬着药箱走了。

“哈哈哈哈——”

扶渊心情颇佳地看着二爷离开的背影,起身去找折卿,把自己原本想给二爷的信托给她转交,再去大殿向天帝与习洛书告了声罪,便带着寂历出了东宫。

扶渊先去了连远殿,好歹是自己的宫殿,总不回去也不是个事。

按照扶渊的要求,连远殿的下人们早早就被钟离宴清洗了一番,在他不在的时候。据折卿说,那场面看着就像抄家似的。

兜了一圈,没什么问题,扶渊就准备离开了。临走时,下人来报常令求见,扶渊本想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