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章 一整章的回忆篇(1/4)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陛下,臣有要事禀告。”大太监颤颤巍巍地进来,面上恭谨的无可指摘,内里却是骂骂咧咧。要不是那老医官缠得紧,自己是绝不会贸然进来引天帝不快的。

天帝坐在扶渊沁水府邸的寝殿里,正在努力的找话题,扶渊也在努力地不扫天帝的兴。

“何事?非要现在来说?”天帝回首,嘴角还挂着未来得及收起的讨好笑容。

“事出紧急,烦请陛下移驾。”他恰到好处地扫了扶渊一眼。天帝知道大太监并非不晓轻重之人,他说要事,便一定是耽误不得的。他让扶渊稍等,便出了寝殿。

“可是小渊的伤……”一出寝殿,天帝便看到扶渊的主治医官刘惠东迎了上来,方才大太监的眼神,也是不能让扶渊听见。

“是治不好了吗?”天帝轻声道,听不出喜怒。如若能治好,又何必背着孩子说?

“陛下多虑了,上神的伤,也并非没有希望……”老医官咬咬牙,道:“老臣无能,希望陛下能少来探望上神,抑或少坐一会儿。”

天帝一愣,不仅是因为他的话,还是因为这句话是他带着法力送过来的,为了不让屋里的人听见。

“你这是何意?他一个孩子,受了这么重的伤,我又把他送出帝都……再不多来瞧瞧他……”天帝急了,近乎低吼,却也是用法力传到刘惠东耳中。

“陛下,您……您移驾几步,便明白了。”天帝看到,老医官的眼中,竟是深深的怜悯与悲恸,他怔住了,鬼使神差地往外走,又退回来与扶渊告别,才是彻底地走了。

当然,他没有忘记留下一绺淡如清风,不会被扶渊察觉的元神。

“上神,陛下他已经走远了。”老医官敲敲门,轻轻走进来。

“嗯。”扶渊不疑有他,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他方才,竟是强行运气,来掩盖自己的憔悴。扶渊缩回被子里,身子微微颤抖。天帝看到,那张宽敞的白玉床上,宽大的铺到地上的锦被里,一个小小的孩子,缩作一团,来抵御噬骨啮心的痛苦。

原来如此,扶渊这孩子要面子,又怕自己担心,竟是从来不在自己面前喊一声疼,连见了医官也要缩在被子里。那自己这几日日日来陪他,当真是害苦了他。扶渊是什么心性脾气,自己再清楚不过,怎就……

“上神,又毒发了?”老医官慌张过去,把扶渊搂进怀里。扶渊已经疼的几乎晕过去,在医官怀里轻微抽搐,脸被乱发遮住,天帝看不到他的表情。“冷,我冷——”似乎只是无意识的呓语,却又拖着哭腔。刘惠东实打实地心疼这个孩子,他拽起锦被,裹了扶渊,将他紧紧搂在自己的胸口——此毒无药可解,到目前为止,甚至连缓解的法子都没有。

此时,天帝的心里竟是比扶渊还疼,云鹤锁朝堂,终究是自己害了他。天地之子,看着风光,可天地孑然的孤寂又有几人知晓。

上神也好,灵胎也罢,终究是个孩子。

扶渊折腾到深夜,刘惠东也就陪到了深夜。

“惠……惠东爷爷?”扶渊挣扎着起身,便看到了那个搂着自己彻夜不眠的老人。

“唔,来喝点水?”刘惠东的背已经有些佝偻。

扶渊接过瓷盏:“麻烦爷爷了。”

“上神哪里话。”刘惠东坐在扶渊的床榻旁边,双手扶着自己的大腿,掩在广袖中的手微微颤抖:“说到底,还是老臣无能,不然上神也不会……”

“您不必自责。”扶渊放下瓷盏,擦了擦嘴,“烛九阴守钟山数万年,连陛下都忌惮三分,其阴毒难解也实属正常。您给我捡回一条命来,我又累您良多,怎么说我都要谢谢您。”

扶渊这么说本是想让刘惠东宽心,结果却适得其反。老医官听了,心里酸楚更甚。这么小就重伤难治已是大不幸,偏生这孩子又是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