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百四十一 小年(南)快乐!(1/4)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内宦的声音高亢尖利,钟离宴听出窗外的是谁,忙叫住:“大伴!是哪里走水了?!”

外头匆匆而过的正是天帝身边的太监郑大公公,他没想到钟离宴此时会坐在这里,正要往钟离宴常待的冰室里去呢。

大公公也顾不得什么礼节了,也隔着窗户叫道:“殿下快去看看吧!是小主儿的重华宫走了水!”

“什么?!快叫人去!”两个人几乎是同时从炕上跳下来。钟离宴看了扶渊一眼,似乎是不太同意他也跟去。

“我没事。”扶渊跟上他。

路上他们才听说,原来成贵妃也在重华宫,火是从后殿烧起来的,已经延绵到了整座宫殿与周围的房舍。起初火势并不大,发现的也早,可不知为什么,重华宫的正门好像从后头拴住了,里外的宫人们都破不开门,这才拖成了如今这般局面。

二人赶到时,重华宫的大门已经被烧塌了,救火的御林军与宫人们已经不对火海里的人抱有任何一丝希望,但碍于太子在这儿,只能继续不遗余力地抢救。

“我去看看。”扶渊捏了个退火的诀,还未抬脚就被钟离宴给拽住了:

“你去做什么,送死吗?”

场间修为最高的就是扶渊,他不去谁去?除了他,还有谁能救得了火场里的人?

他一手被钟离宴拦着,一手抬起结印,要用强把这场火灭掉。

虽然他们都很清楚,除非有奇迹,否则里面不会再有活人了。

众人原本还担心扶渊的身体,怀疑他能否凭一己之力灭掉这场大火。他似乎也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这样的神力甚至能结来云气化雨,助人一臂之力。

这场雨下了很久。

火是灭掉了,可里面的黑乎乎、湿嗒嗒的断壁残垣却没几个人忍心去看。但太子却似乎是认定了什么,火才灭了一半,就不顾众人劝阻带人进去,抬出去了几十几具尸首,救了零星几个非伤及残的宫人——忽然,他隐约听到了妹妹的哭声。

“宁儿?!宁儿?!你在哪?!”旁的宫人没听到这细弱的声音,都以为殿下是受不了刺激疯魔了,忙过来劝,只有个老宫人,看到此情此景想到了什么,忙拨开众人挤到钟离宴身边:“殿下,殿下!奴婢记得,这重华宫里有个暗格,藏三四个人不成问题!”

钟离宴知道自己没有听错:“在哪?在哪?”

“奴婢,奴婢……”事态紧急,她反而想不起来了。

钟离宴便也不指望她,叫众人沿着墙壁与地板上敲摸,那火才灭,墙上还烫手,宫人们都被烫得叫出了声,钟离宴也不例外,手掌全是燎出来的疱。

火灭了之后,焦黑的尸首被一具一具地抬出来,还活着的人发出难耐又低回的呻吟,让重华宫外的甬道要比里头看着还像幽冥司的景色了。扶渊不敢一个人在外面站着,便只好进去,正好见钟离宴与几个御林军的军士在撬墙板。

墙板并不厚,因此也并不隔热,打开那一瞬间,几个人都被那热浪给逼退了一步。暗格不大,里头横七竖八地躺了几个人,有两个钟离宴还认识,一个是钟离宁的大宫女秋锁,一个是成贵妃叠翠宫里的掌事姑姑蓓儿。

“找到贵妃娘娘与六殿下了,”蹭了满面黑灰的军士向钟离宴报告,“都还醒着。”

“宁儿,宁儿?”钟离宴激动地趴跪下来,试图看到妹妹的身影。

“呜呜呜……”回应他的只有不那么响亮的哭声。

“殿下,姐儿只是受了惊,旁的不碍事。”是成贵妃的声音,她没有哭,言语间还颇为冷静。

有宫人爬进去把她们俩给背了出来,钟离宴见钟离宁出来了,连忙抱过来,看看到底有没有伤到。钟离宁见了哥哥,连哭的力气都快没有了,上气不接下气的好像要对他说些什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