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百三十九 小年(北)快乐(1/2)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连远殿。

扶渊终于舍得对自己财产以外的的事情上心了,虽说此次太子殿下过寿,出力最多的是折卿几个,可扶渊也出了不少主意,闲时就做监工,把罗国光他们找来堂前问话。

细到菜品,每个人桌上都有什么,扶渊都和折卿与连远殿的厨娘一一对了,增减了数次。

钟离宁也常来,说是帮忙,实则是跑到园子里找十五她们玩去了。

五月初一,风和日丽。

太子生辰,千秋节。

所有人都起了个大早,虽然晚上才正式开宴,可厨房早就叮叮当当地忙碌起来。钟离宁和习妍两个也早早来了,她们捧着各自的生辰礼,又来看扶渊的。

扶渊自然拿不出什么,只得故作神秘,告诉她们到时候就知道了。

而钟离宴此时正在东宫接受百官朝拜——不仅没有意思,还累得很,这高山冠虽然不沉,可戴一上午也是压得他脖颈发酸。午时赐了寿面,到了未时,群臣才渐渐散去。钟离宴这才得以脱身,摘了通天冠,褪去绛纱袍,穿了常服往连远殿去了。

彼时天色还早,他才从车上下来,就看到连远殿大门前热热闹闹的围了一群人:扶渊站在一群女孩子中间,正和钟离宁拌嘴;习妍的裙角碰倒了门边的火树银花,周同尘见了,忙过去扶;十五那丫头正与田姑娘说笑,初一与折卿则还在忙前忙后……

第一个瞧见他的是周同尘,远远地喊了声太子殿下,大家这才知道他来了,见了礼,便一窝蜂地全迎上来。

“太子爷可算肯到我这里来一趟了,”扶渊笑着打趣他,“今日都可算作是久别重逢。来,我给你抱一下。”

“嗯?”钟离宴一时不明白他想要做什么,但见他张开双臂,也就配合的让他抱了。

近来事忙,是有一个多月没见过了。

他感觉扶渊近来养的不错,胖了不少。

扶渊拍拍他背,就走了,后面的钟离宁一下子就扑上来,也与他抱个满怀。再次是习妍,她与钟离宴是表兄妹,本是要避嫌的,可大家都高兴着,又见前面他们两个,便也走上去轻轻抱了一下。

钟离宴则是完全糊涂着,请他来过生日,不先请他进去,站在门口把所有人挨个抱一遍是怎么回事?

站在习妍身后的是周同尘,习妍走了,便只剩他与钟离宴四目相对,惹得他脸比习妍还红:“咦?我也要吗?上神……”

钟离宴并不想与他们多废话,便上去主动给了周同尘一个拥抱,周同尘受宠若惊,僵在原地,扶渊都迎着钟离宴进去了,他还在那里愣着呢。

“如今在看你这连远殿,倒是顺眼许多。”钟离宴道,“只是檐下的彩画、屋里的天花大多都旧了。等挑个日子,选些花样,叫工部再重新画。”

“你怎么还嫌不够?”扶渊微微有点惊讶,“你练兵不要银子么?哪还有这些个闲钱。”

“还不至于短了你们的。”钟离宴道。

“我这连远殿连百年基业都没有,前段时间才翻新,哪里又旧。”扶渊笑道,“是院里陈设新了,才显得别处旧。”

本来还不到用饭的时辰,但众人知道钟离宴今日肯定是没吃好午饭,便张罗着早些开宴。宫中、东宫、甚至是映川殿,有名的厨子都叫扶渊给借来了;至于歌舞,虽不是顶好,但胜在用心,扶渊操琴,习妍鼓筝,钟离宁献舞,倒也……别有一番趣味。

钟离宴认识了钟离宁这么久,竟还是头次知道她这样多才多艺,看着看着,连筷子都撂下了。

酒过三巡,天色也终于沉了下来,他们准备的火树银花便派上了用场。

“哥哥,我们出去放烟花吧。”钟离宁换了衣裳过来,拉他出去,又笑扶渊,“小渊哥哥要是不想去,就别勉强了。”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