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章 水牢(1/4)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亥时三刻,九重天诏狱迎来了今日最后一名客人。

黑衣少年向迎上来的人递了令牌,那人立刻就变了脸色,本就严肃的面孔像是覆了层冰霜。他领着少年,走进一条狭窄幽深的小路,路的尽头有台阶旋转而下。

这诏狱里竟然还有地牢,少年毫不掩饰地四下打量着。

“要提审?”领路人问道。

“非也,”少年道,“就是来看看。”

那人也不多问,把扶渊送到地底后,七拐八绕,来到一扇带着禁制铁门前:“从这里开始,就要由上神自己进去了,属下不得陪同。直走左拐就是。”

“有劳。”那少年正是扶渊,他谢过领路人,把天帝给的令牌贴在铁门上,门应声而开。等扶渊进去,门又缓缓合上了。

地牢内晦暗不明,扶渊抬手一个响指,指尖上便多了一团跳动的火焰。只不过,那火焰竟是幽幽的泛着冷光。

这牢里阴寒之气深重,竟能把他的火焰的热气全部打散。

扶渊依言左转,寒气更甚从前。走了几步,扶渊甚至还听到了细微的水声。

原来是座水牢。

扶渊把火苗放在墙壁上的灯座里,一时间,牢内灯火通明,墙面的一排灯座顺次而燃,泛着阴寒的光,不会让人产生出任何关于温暖与希望的想法。扶渊眼睛被晃得生疼,而水牢那人早已适应了水牢的黑暗,不适更甚扶渊。

“正主儿来了,木兄不赏个脸看看么?”

木萧被固定在最深处的石墙上,手臂,脖颈,腰间都捆着看似细碎实则坚韧的铁链,他低着头,长发遮住了面庞,扶渊看不清他的脸。黑水没过他的小腹,波澜起伏。扶渊知道,这水狱并非死水,而是一直流动的极寒之水。

闻声,水牢里的人缓缓抬头,眯着眼打量扶渊。

扶渊早就做好了对方与自己十成相似的心理准备,可等真正看清了木萧的脸,扶渊却发现他与自己长得并不像。

不是五官不像,也不是身形不像,而是气质不像,给人的感觉不像。弘知守扮的扶渊有三分不像,就是那种在天时院泡久了导致的由内而外散发的板正气质;而这位则有七分不像,那种狠戾阴寒,是扶渊从未有过的。

该不会是从水牢里泡久了就这样了吧。木萧狠戾的眼神,竟然让扶渊生出几分胆怯。

“木兄这脸可真俊啊,那些大人们也真是的,舍得把这么俊俏的人儿关在这里。”胆怯归胆怯,不要脸归不要脸,扶渊一向拎得清楚。

“阴阳怪气。”嗓音嘶哑。

扶渊也不反驳,举起左手,晃了两下:“木兄可认得这个?”

墨蓝的蚕丝,串着上好的蓝宝,在跳动的火焰下闪着微弱的光芒。正是魔君给扶渊的与秦代双的“定情信物”,也是木家的祖传之物。

“……你!”水面的波澜被打碎,木萧咬牙切齿的盯着扶渊,铁链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你怎么得到的?!”

“你们君上送的。”扶渊笑嘻嘻地收了手,“小神这出将计就计,玩得可好?”

“你——!咳咳……咳!狗……狗娘养的!”木萧被气红了脸,挣扎起来,却因寒毒早已深入骨髓,身体早已没什么力气,脚下不稳,向下跌去,又被颈上的铁链缠住,咳嗽不止,好生狼狈。

“别折腾了。”扶渊冷下脸来,那人好歹也长着自己的脸,总会给他一种自己被关进了水牢里的错觉,“反正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小神奉劝一句,您不如怎么着舒坦怎么来。”

“扶渊,别想从我这里套出任何东西!”寒水打湿了他的发梢,本该含情的桃花眼只剩阴森的戾气,令人毛骨悚然。

真是糟蹋了这张好脸,扶渊哀叹,心道这还真不如弘知守那般不苟言笑的面瘫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