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百二十六 不想起名了(1/2)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折卿怎能不知道钟离宴心中所想,忙道:“殿下且慢,如若是上神真的是有什么话,只能对殿下您一个人说呢?再者,上神也常常对奴婢说,说总也没见着殿下了。上神还没醒那功夫,殿下明明来得很勤,如今上神好不容易醒了,您怎么还不来了呢?”

见钟离宴神色松动几分,折卿又趁热打铁:“殿下就当是去看看上神吧,算来也有些日子没见了。”

钟离宴听了,并未说话,而是转身回了殿里。折卿在外头等了一会儿,果然见钟离宴换了身衣服又出来,身后还跟着小柴公公。

连远殿里,扶渊果然在等着他,虽然说身子不能动,可眼睛却是一直盯着门口,生怕人还没来,自己就先睡过去了。

“阿……”扶渊想起钟离宴那日的脾气,立刻改口,“二哥。”

钟离宴见他这副怯怯的样子,也不好再生气了,他坐下来:“可好些了?”

“好多了。”扶渊点头,仍是一副乖巧样子。

受了这么重的伤,哪能这么快就“好多了”呢?钟离宴想叹气,到嘴边又忍住了:“说吧,找我来有什么事。”

躺在床上的人纠结了一下是继续客气还是正事要紧,最终还是遵从自己的本心:“阿……二哥,我要和你说舅舅的事。”

钟离宴听了,神色一凛:“怎么?”

“舅舅失踪了。”扶渊笃定道,“或者说,自己从魔族那里离开了。”

“什么意思?”钟离宴听懂了他的话,却又不明白他的意思,“你怎么知道我没把舅舅给找回来?”

习洛书的下落他寻了很久,除了扶渊这里,没有一点消息。

“我当时出城的时候,魔君是亲自带人进了风月关,要带我和舅舅一起出关。”扶渊自顾自地讲着,并没有注意到钟离宴的脸色,“结果刚出关不久,舅舅就不见了。”

他看着钟离宴像是走神,又些不满:“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听了。”钟离宴咬牙切齿,“你说你自己出了风月关?那木萧呢?真是长本事了啊。”

扶渊自知说漏了嘴,连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木萧去了和我去了有什么分别?我……”

钟离宴并不听他胡诌,起身几步就走了出去,出门便喊折卿,问她连远殿有没有什么能关人的地方。

“阿宴!”扶渊拼尽力气喊了一声,躺着缓了好久,才小声道,“别找了,他已经不在这里了。”

钟离宴又怒气汹汹地回来了:“那他人呢?”

“二爷给带走了。”扶渊声音很轻,“不过你别担心,二爷说他也活不久了,就是可怜他才……”

周二这人不认医者仁心,真到了要人命的时候比徐西坞还狠。钟离宴知道他这次绝不是瞧着木萧可怜,却也没有多问,勉力压下脾气,道:“你说得不错,我的确没找到舅舅的下落,魔族说舅舅失踪,我也没有信。”

“你说……”扶渊的脸上没甚表情,脸色也因方才的那一声喊,牵扯到了伤口而疼得发白,“舅舅既然能从魔族手里逃出来,为什么不早些走呢?为什么偏偏要等我去呢?”

钟离宴想不通,只得沉默。

“还有,祭历到底是谁让你给我的?”扶渊注视着他,“是舅舅,对不对?”

“你是说……”钟离宴根本不能相信扶渊说的话,“扶渊,这只是一个巧合!”

“巧合?”在钟离宴的印象里,扶渊从未有过戾气这么重的时候,躺在床上的人明明奄奄一息,可那种由衷的情绪却强烈得叫他害怕,“那日我说我是被逼无奈,你还不信。钟离宴,我告诉你……”

他说得急了,咳了两声,五官因疼痛而皱在一起。

“别急。”钟离宴按住他,不敢随便开口了,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