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百二十 长夜(1/5)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钟离成寅见势不好,忙上前要拉开兰亭,几人乱作一团,忽听得外面来报,说抓到一个很像扶渊的人,要请兰亭裁夺示下。

习洛书一听“扶渊”这两个字,立刻就愣住了,直到钟离成寅不小心撞了他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兰亭一听,也觉得奇怪,堂堂上神,又不是说什么阿猫阿狗,怎么说捡到就能捡到?

“舅舅,该不会是他们魔族的那个……”钟离成寅脑子快。

“有可能。”兰亭松开习洛书,对那人道,“快带上来!”

那“扶渊”被带上来的时候,钟离成寅注意到,习洛书明显地松了口气。

看来不是他。钟离成寅收回目光,开始细细打量着地上跪着的那个人来:他比扶渊憔悴得多,说是瘦骨嶙峋也不为过,衣不蔽体,伤痕累累,像是喘不了几口气了。

扶渊是打小养尊处优的人,再落魄,那份锦玉养出来的矜傲不会丢,可眼前这个,钟离成寅一眼就看了出来,他与他们,不是一类人。

“舅舅,且找个医官看看罢。”钟离成寅提醒道,“魔君似乎很是在意这个木萧,如今咱们得了他,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你确定他不是扶渊?”兰亭仍是满腹疑惑,看了看他,又把目光移到眼前那人身上。

“舅舅,他堂堂上神,没事跑到这荒郊野地的来做什么?”钟离成寅一开始只觉得好笑,可稍微细想一下兰亭说的那个可能,忍不住沁出了冷汗。

若眼前这人真的是扶渊呢?

钟离成寅立刻看向习洛书,发现对方只是神色平常地看着木萧,至少以钟离成寅的阅历,还看不出习洛书的神色有什么破绽。

“我与他也不算是熟悉,不能十分确定。”钟离成寅实话实说,“保险起见,还是找个大夫先看着,我们再慢慢问。”

“说得是。”兰亭吩咐人将木萧抬下去了,转头看到习洛书,便问,“相爷,那是你宝贝外甥不是?”

“自然不是。”习洛书淡然一笑。

兰亭自然不指望能从习洛书嘴里问出什么,叫人把习洛书带走了,他则带着钟离成寅去了给木萧看病的帐子。

“怎么回事?”他大步跨进去,钟离成寅紧随其后。

“回大将军,”那医官是他的心腹,“怕是在昭狱的水牢里泡过,寒毒沁骨,活不长了。”

兰亭皱眉:“能活多久?”

“拿药吊着,也就十天半个月的好活了。”医官如实禀告。

十天半月……这时候未免有些巧了。他又问:“是魔族?”

医官一愣,心想将军还真以为他是那上神天资不成!他敛了心神,依旧恭敬道:“如果是天赐的血脉,哪至于这些就要了命。”

“也对。”兰亭这才放下一半心来,对那医官道,“不拘用什么药,一定要留下此人性命!越久越好!”

帝都久攻不下,他也该和魔族重新谈谈条件了。

话说连远殿。

这些天来虽然没有闲人上门来找茬,但是几天不见扶渊的影子,饶是田水月,心里也是有些慌的。那徐将军不知怎么的,这段时间居然有了些“没心没肺”的意思,一心盼着有人来请他出山。直到今天,那边儿终于来了信儿,田水月他们送走了徐西坞之后,田水月又嘱咐了众人几句,便独自上了阁楼。

她并不是想去打扰,而是觉得那样能安心些。她只是想在外面坐一会儿,坐一会儿就走了。

坐着坐着,倦意就涌了上来,她失察,一个不慎,身子朝后一仰,撞上了后面的门。扶渊并未锁门,于是这不轻不重的一下,就把门给撞开了。

田水月立刻清醒,她手忙脚乱地爬起来,想要把门关上。当手碰上门扇那一刻,她却迟疑了——因为里头并没有扶渊的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