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5章 近臣(1/5)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兹事体大,本殿亦不敢妄下定论。”钟离宴一甩袖,“众位卿家先看看吧。”

柴胡拿着折子下去了,先呈给了元王殿下。

钟离懿看了,也变了脸色。

站在后面的礼部尚书张大人——一个胡子很长的老头,早已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推开前面的左丞右丞,拿出老花镜来,趴在钟离懿身边细看。

“让小王给诸位大人念一下吧。”钟离懿见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连位次都要乱了,便捧起了那份折子,朗声读了一遍。

说的是别千端养寇自重的始末,扶渊毫不含糊,把整个崇明殿推到这个仇恨的风口浪尖儿。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相信重檐之下这些锦衣玉冠的人眼下最担心的,应该是别千端是天帝起用的人,他们不敢妄动。

怎么才能让他们从观望里拖下水呢?

重要的是当权者的态度。

这个当权者,如今还不能全然的安到钟离宴头上,扶渊的目标也很明确:所谓权力,只有握在自己手上,事情才会按照自己所想的发展。

他毫不保留地向世人展现自己的野心。

习洛书走了,那他便是下一个习洛书。

群臣议论纷纷,有几个和周同尘关系不错的文臣和几个出入朝堂的武将,已经开始义愤填膺,要求钟离宴彻查此事了。

钟离宴亦不负众望,令大理寺着手调查,又叫了礼部张尚书一同审理——点这个老头,不为别的,就是因为人家资历老,是个和气人,从没干过结党营私的事,好叫大家都服气。

事情告一段落,便要退朝了。扶渊这才想起来,魔族来使,习洛书被劫一事,还没议呢。但既然到现在都没人提,应该是昨日就议完了,今天应该已经拟好了章程了。

退了朝,钟离宴叫扶渊留了下来,待群臣走了,才下金陛:“怎么样?可有伤到哪里?”

“没事,”扶渊摇头,“就是一宿没睡,又疲于奔命,困得紧。”

“那便歇着去吧,我给你叫二爷来。”说着,就要去拉扶渊的手。

“哎,别。”扶渊躲开了,“有人说我‘狐媚惑主’来着。”

“什么?”钟离宴听了,连鼻子都皱了起来,“你有那个‘狐媚’的资本吗?”

“二哥哥,我……”扶渊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要去拉钟离宴的手。

“咦——”钟离宴有被恶心到,躲开了,“谁这么说你的?”

“还能是谁,成松呗!”扶渊瞬间变脸儿,跟上来了,“能跟我说这些,也算是掏心掏肺了。阿宴,我想说的是,你别在这种事上对我太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所以今日那软轿……”

“软轿可以留着。”扶渊忙道。

到了后面的寝殿,二人先是一道儿看过了天帝,才去了钟离宴理政的地方——是新辟的书房,也在曦月殿里,后头有可供休息的床榻,有时晚了,钟离宴便在这里凑合一宿。

二爷已经在厅里候着了,见他们进来,只给钟离宴行礼,然后才亲切的与扶渊招呼:“呦,还没死呐?”

“托您的福。”扶渊笑着摇了摇头。

话不多说,二爷给扶渊看了脉,说恢复的挺好,又重开了方子。那方子也没有直接给扶渊,不放心似的,说一会儿出了宫,他直接去连远殿交给常令。

又拉扯两句,二爷才收拾东西走了,等二爷走远,扶渊才问他:“那魔族来使的事呢?你们昨天议出什么来了?”

“你还是先睡一会儿吧。”钟离宴从宫婢手中接过被子,盖在扶渊身上。

温暖立即席卷全身,扶渊立刻就有了睡意。

“你……你和我说完再走。”扶渊拉住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