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4章 万人坑(1/5)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成松底盘骤然发力,连扶渊都觉得自己被他提了起来,踮着脚尖才能触到地。

回头一看,那棵碗口粗的小树竟然被成松连根拔起——还连带着一个扶渊。

“你干什么啊?!”扶渊骂他,“松绑啊!”

成松骂了一句在营里学的浑话:“我也想啊!我这不是——太着急了吗?!”

他袖里藏了冷刃,肩一耸,刀就从袖口里滑出来,成松使了个巧劲儿,扶渊身上的缚仙索就开了,扶渊反手接过刀,也给成松松了绑——不过电光火石之间,彼时那些马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但已经能听到那种如雷一般震耳欲聋,如浪一般有节律而无章法的声音。

“爷!叫他们给跑了!”马夫一拍身子,问施穷酸,“怎么办?要不小的……”

“快去,叫弓箭手。”施穷酸也急了,要是让他们给跑了,坏了老祖宗的事,老祖宗能摘干净,他们可就要人头落地了,“千万不能让他们活着出去!”

而另一边,成松与扶渊已经掠出去了十好几丈。

成松吹了一声口哨——是叫他的马儿的,扶渊见了,不禁疑惑:这样远,又这样吵,那马儿怎么能听得见?

“将军!咱们往哪里跑?”扶渊问。

“他妈的!咱们还有得选吗?!”成松觉得扶渊这个问题简直是没长脑子——他们的军营在后面,难不成还能逆着这马群来?

“且等等,等下灰光来了,他身上有信号,我发了信号,吕纶就知道咱们出事儿了!”成松仍然很稳。

“好,”扶渊稍稍安心了一些,又问,“灰光是你的马?他怎么过来啊?你吹一声口哨他就能找到咱们?”

“那当然,那可是灰光!”成松道,毫不掩饰对灰光的赞赏。

就这样,两人又跑了一段路,扶渊已然有一些力不从心,他怕自己拖后腿,便回头看了一眼状况——“成大人!当心身后!”

成松回头,想也未想,抬手提刀挡住直冲门面而来的箭矢,其余的,则全部被扶渊抬手所设下的结界尽数挡下。

“多谢上神!”这般的修为法力让成松忍不住隐隐有了敬佩之心,想他的老祖父,紫阳殿的老仙君,穷尽一生,搭上了半条命才渡了上神劫,可他仅有神位,却没有扶渊这般的自如洒脱。

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大人,你看——”扶渊频频回首,不知怎么的就变了脸色,“你看那是灰光不是?”

成松回首,看到灰光跑在了最前面,虽是领头的位置,可奔跑的姿势却与周围的马儿有着细微的不同:“坏了!他伤了腿,上神,你先走着,我去找他!”

“你说什么呢?要去一起去!”扶渊借着手上的法力,凌空一跃,不借旁的力,人就荡到了半空。

成松则刹住脚步,一人面对这尘土飞扬的浪潮。

灰光明白了主人的意图,忍着痛加快了速度,逐渐脱离了马群。

灰光与身后的马群相隔不过一丈有余的空隙,成松瞅准时机,翻上了灰光的背。他翻出了马鞍上的信号弹,连发三发。傍晚时节,夕阳还很晃眼,信号弹的光不是很亮,但是声音足够响了。

成松回首一看,扶渊落在了一匹黑马的背上,周围的马闻到了他身上的味道,都像发了狂一般地往这边挤,他胯下的马儿更甚,几次回头撕咬,想把扶渊给甩下去。

扶渊方才心中还感激钟离宴教他骑射来着,这会儿就在埋怨他怎么不教自己像成松那样的轻功——哪怕一些拳脚也好。

也许钟离宴曾教过他一些,但现在他早就忘了,和成松那样刻在骨子里的动作全然不同——他手忙脚乱,毫无章法,从一匹马的马背上跳到另一个马背上——是真乱来。但成松不会再斥他乱来了,因为除了如此,好似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