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9章 裂痕(1/5)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你这是做什么?”庄镇晓无奈,“快把衣裳脱了,药恐怕都糊住了。”

“师兄,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扶渊倒吸冷气,一点一点把衣襟给剥开了。

他胸口上有一条细细的纹路,远看是黑色的,细看才能看出里面透着些血红。

“旁的人不知道便不知道了,”庄镇晓拿出药来,“为何连常公子也瞒着?”

“他若知道,必然会告诉二爷。”扶渊皱着眉,看样子是极疼的。

“你这是何必。”庄镇晓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替他上药。

前日扶渊呕了血,庄镇晓便请了郎中来看过,又叫了连远殿的人过来。药还没熬好的时候,那郎中让庄镇晓帮扶渊宽衣,好让他躺的舒服些。于是庄镇晓就看到了扶渊胸口的这条裂痕。

没错,是裂痕,而不是伤口。

扶渊似乎是一个人苦守了这个秘密许久,感觉到有人动他,自己便惊醒了,这一下比什么醒神的汤药都好使。醒来之后,似乎也不记得什么忘川了,也不记得前日被百里恢弘打了一拳,只是无论如何也不让旁人进,甚至连连远殿的人都不行。

不过据扶渊所说,裂痕是前两天才出现的,但他早就知道了自己身上早晚会有这些东西。

“也许我是没有长好。”扶渊曾经故作轻松地对他道,“二爷也知道一些,他说他替我瞒着,师兄,你也——”

“你放心。”扶渊的表情并不完美,他轻而易举地就能看到其中的破绽。

扶渊身上涂的药并不是常令给开的,而是庄镇晓从天时院的库房里找的药。当初本想的是死马当活马医,谁知竟然真的有用。不过两日,裂缝不再蔓延了,甚至还有缩小的迹象。

他也知道扶渊对于现在的环境,或者说是对自己仍有顾虑,并不能完全放心。自他前日忽然惊醒,便很少睡觉,虽然时常是闭着眼,但庄镇晓知道,他耳朵灵着呢。

庄镇晓不放心他,再者,也知道了他所谓的“秘密”,便推了外面所有的事,除了吃饭睡觉,便一直在这里陪着。

“师兄,你对我真好。嗯……谢谢你啊。”说这话的时候,扶渊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却真的是肺腑之言。

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庄镇晓这么冷清的性子,如果真的是怕他在天时院出事,怎么不直接把他送回连远殿。

庄镇晓闻言,只低头做自己的事,并未回答。

为什么,他自己清楚得很。

无非是那人长了一张他午夜梦回时常常见到的脸。

纵使除了这幅皮相,他们两个毫无交集。

二人整日相对,庄镇晓可以当扶渊不存在,扶渊却不能当庄镇晓不存在。他有时会拿话来试探他,有时也会和他说一些别的事。

比如说文山殿的事。

当扶渊听庄镇晓说了那日庄尚严的试探,以及把周和光送到刘意那里的事时,还忍不住感慨,说这刘意怎么这么好心。

“庄师兄,你听我一言。”扶渊道,“那庄尚严绝不是你亲父。”

“为何?”庄镇晓不明白为何扶渊从未见过庄尚严,却能如此笃定。

“我相信所谓血统传承,”扶渊道,“世上长得像的人何止亲人,你看我和……”

扶渊想了想,又顿住了,看庄镇晓面色不改,才继续道:“听师兄的描述,这庄尚严唯利是图,又易受人教唆,想来心志也不坚。这般趁人之危,欺软怕硬,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

喘了口气,又道:“如果是庄师兄的亲生父亲的话,我相信他一定是一位君子。他也从未弃过你,当时一定是有不得已情况。”

“……谢谢。”庄镇晓颔首。

“不谢不谢,我实话实说。”扶渊咧嘴一笑,“对了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