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4章 不破不立(1/5)

作者:惯于长夜过春时
君明以头抢地的那一瞬间,扶渊的灵台上闪过了许多对策,在他看来,每一条都比帝君这杀敌一千,自损八万的方式要好。

但同时,他心中也清楚,帝君绝不会魂断于此——毕竟前不久他老人家还给自己显灵来着。

这般决绝是他难以想象的,也是从未有过的。

扶渊知道帝君绝不是一死了之来回避问题的人,在他眼里,总有比自身性命更重要的事。

扶渊亦是如此。

君明这一下子撞得太狠,扶渊在短暂的晕厥之后,又重新恢复了意识——竟是这一下把他附在君明身上的神魂给撞出来了。

纵然从帝君的身体中脱离出来,头上的剧痛也没有消失,他只觉得这么一撞,好似浑身上下的筋骨都错了位,难受得几乎要呕出来。

好在他只是一缕魂魄,一切都只是施加在他灵魂上的感觉罢了。

须臾眼前清明,他才得以看清君明的脸:头撞破了,污黑的血滑过眼皮,挡住了半张脸。

扶渊冷眼看着他额上渗出的发黑发紫的血,心想这是得中了多深的毒。

是单纯的“让江山”,还是又出了别的事?

以往附在君明身上的时候,扶渊从未仔细端详过他的模样,那日在梦里也是十分模糊,只记得他老人家应该是挺好看的。

既是血脉相同,那他们会不会向陛下与阿宴那样,或者阿宴与宁儿那样,长着一张与他相似的脸呢?

他抬眼看去,事实却令他大失所望:两人不仅没有半点相似的地方,且相较于他,帝君的长相更锐利些,更加的……女气。

当扶渊收起笑意时,他的面容仍是清和的,而君明即便是这样半死不活地倒在血泊里,也有两分不容靠近的意味在。

帝君他老人家,才更适合做受世人膜拜,万人敬仰的神明。

端详片刻,又神游半晌,扶渊才发觉,方才在外面商量着怎么处置帝君的贼人许久都没有动静了。

扶渊是魂体,不会像君明一般被困于斗室中,他穿墙而出,想看看外面到底如何了。

甫一出去,他就被溅了一脸的血——其实是穿他而过,染上了他身后的墙板,但鲜血的腥气与温度,他是能真切感受到的。

难道是分赃不均,内斗了?

他迅速地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照着方才这群贼人的谈话来看,他们若是打起来了,那必然是污言秽语骂娘声满天飞的。

不等扶渊看清,这场单方面的屠杀就结束了,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人捂住贼首的嘴,手腕一转,便是血溅三尺,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就结果了他的性命。

是的,脚边横尸几十具,鲜血流得没有下脚的地方——直到结束,他连一声惨叫也不曾听闻。

扶渊抬头看向那为首的青年——正是九重天的开国皇帝,钟离权。

比起上次相见的时候,钟离权结实了许多,眉宇间睥睨天下的态度,与举手投足间的泰然风范,无不在昭示着,他是一个天生的帝王。

只是这样的帝王,几乎刀枪不入的人,亦会有他自己的软肋。

比方说,少阳君倪君明。

“把这里都收拾了。”钟离权揩净刃上的血污,收剑入鞘,朝着扶渊的方向走去。

扶渊躬身让开,他跟在钟离权身后,看着他破开暗室的门,走到君明身边。

年轻人沉默了半晌,扶渊不敢去窥视他的双眼,却总觉得,高祖陛下这时大概会骂帝君傻。

终于,钟离权重新有了动作。但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蹲下来稍微检查了一下君明的情况,便喊人进来,一并给他抬出去了。

扶渊的神魂并不稳定,他怕一会儿一出门,一阵风就将他吹散了,干脆又重新附到了君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