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零五章 疯子,徐州都是疯子!(1/2)

作者:于秋陨S
张道陵本名张陵,早为太学生,熟读五经,为人有贤名。后来为官,仕途也算顺利,一路做到江州令。

按理说,这种秩千石的官员,再往上升迁一步,极有可能入京为官,或是升任太守,可谓前景光明。

但张陵却不这么认为,他虽熟读儒家经典,但自身却极为喜欢道家学说。可当时的朝廷,又怎么可能重新启用黄老学说。张陵屡次上表,却都石沉大海。

心灰意冷之下,张陵辞官而去,跑到巴蜀之地布道传教。甚至将名字改为张道陵,并且宣称自己是留侯张良之后。

当时的巴蜀之地,正是瘴气丛生,与外界极少有沟通,同时蛮部众多,又崇尚巫鬼,妥妥的野蛮人没跑。

也不知是张道陵太会出牛逼,还是真有其才,反正他在巴蜀多年,当地百姓人皆信服。

后来,魔武双修的张道陵,创立了一个名为五斗米教的宗派,用物理手段给百姓治病,用魔法手段教授百姓信仰。

而这个五斗米教,一直流传后世,也被称为正一道,天师道。

坦白来说,张道陵的这几招,虽然有蛊惑人心的嫌疑,但的确给巴蜀的基层治理贡献了一定的成果,也算功大于过。

但最直接的体现就是,昔日的道家,已经嬗变为早期的道教,并且开始向地方扩散。

从黄老无为,演化成修仙得道。

道教一直蛰伏着,等待着,期望着复仇的时机能够来到。

恰逢汉末,儒家钦定的苍天频频降灾,苍天钦定的皇帝大肆造作,皇帝钦定的宦官贪赃枉法,而时常于宦官中门对狙的士族又忙着争权夺利。

至此,底层百姓的生活越来越维持不下去。

而这时候,张角三兄弟粉墨登场。

昔年甘忠可所著的《天官历》、《包元太平经》,也流传到了张角三兄弟手上,他们学习该书,深受启发,继而效仿张道陵,创立太平道。

只是此时的《太平经》,早已不是昔年甘忠可的原著,甚至经过了多次版本更新,已经到了黑化的极致。

琅琊人于吉所著的《太平经》,其实是为甘忠可版本的《太平经》作注,而且只是其中一个版本而已。

原始版本的《太平经》,宣称自己要替天子更改天命,自然是想讨好皇帝的。

而张角三兄弟手中的《太平经》,居然开始宣扬洪水将出的末世言论,又立下了黄天将拯救世人的预言,俨然一副是要取大汉而带之的模样。

甚至张角还遣弟子八人,以善道教化四方,转相诓惑!

太平道最鼎盛的时期,不少地方高官,甚至朝中要员都有人信奉,足可见张角影响力之广。

终于在中平元年,张角兄弟头戴黄巾,揭竿而起,拉开了浩浩荡荡的起义大幕。

一场道家向儒门的复仇,也就此重新开始。

可惜,张角最终还是败了。

不仅如此,还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烂摊子。

汉帝国最终也没能取胜,搞得自身元气大损。

没有这场双输的战争,大汉国祚再延续个数十年不成问题。屠夫何进也不会掌权,西凉武夫董卓,更是不会有逞凶的机会。

张角败了,但他把大好山河搅得满面疮痍,同时产生了各种的遗留问题。

就比如眼前,闹得最凶的青州黄巾。

左慈见林朝沉思不语,便又开口道:“林侯,纵然他张角罪该万死,可这些黔首黎庶,又有何罪?”

林朝一挑眉,问道:“先生所言的黔首黎庶,可是青州黄巾贼?”

“黄巾贼……原来在林侯眼中,这些人是贼。”左慈低头一叹道:“若是衣食无忧,谁会做贼?”

“他们有他们的苦衷,但某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页>> (快捷键→)